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纺织市场迎巨变:服装品牌、织造厂家、化纤企
发表时间:2019-10-07 19:52

  据了解,过去50年,全球使用的塑料量增加20倍,预计在未来20年内将再增加一倍,这种材料便宜且用途广泛,但也带来巨大的成本。

  与其他材料相比,塑料的再利用率非常低,全球只有14%的塑料被回收,纸张回收再利用率有58%,钢铁有90%。塑料产量占全球石油消费量的6%,预计到 2050 年将按目前的轨迹成长至20%。

  服装生产过程也大量使用塑料,主要是聚酯纤维,由于这种材料乾燥快且重量轻,因此受到服装制造业的青睐。

  在全球关注垃圾问题的背景下,无论是环保组织还是各行各业的企业,纷纷做出承诺、采取行动。宣布使用环保再生纤维或是采用具有可持续性的替代方案,一方面可以切实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另一方面也可以为企业造话题、引关注,赢得消费者支持,不落后于竞争对手,是一种积极正面的营销手段。

  日前,日本东丽公司开发了一款名为“&+”的新型商业化纤维。该纤维的成功研制将开创废旧 PET 塑料瓶生产商业化纤维领域的新天地。

  东丽的目标是促进PET废旧塑料瓶的回收,同时通过高附加值纤维的生产实现该行业的闭环经济发展。东丽计划将&+定位为PET塑料瓶回收利用需求不断增长的标志性产品,并将向全球市场推广。同时,另一个重要目标是拓展“&+”高附加值纤维的应用领域。

  开发过程中,东丽研发了一系列创新技术例如可追溯技术,来生产这种高附加值、塑料瓶衍生白色纤维。主要应用在以前由于污染问题而严禁使用废塑料瓶衍生纤维的运动服、时装、工作服、家居服,以及消费品领域。

  东丽与日本Kyoei工业公司合作开发了污染过滤技术和先进清洗技术,去除原料中的杂质及色调,解决随塑料老化出现的变黄现象。

  东丽计划通过其全球的生产工厂建立PET塑料瓶衍生纤维的生产系统,并拓展在纤维、织物、服装供应链上的应用。东丽还将建立一个全新的供应结构,满足追求可持续发展客户需求。

  作为绿色创新业务拓展计划的一部分,东丽正不断建立巩固其在节能、生物质、回收及相关领域的行业地位,并提供持久的、资源和能源解决方案。

  近日,阿迪达斯公司CMO Eric Liedtke表示,阿迪达斯将从2024年起在自家的衣物和鞋类产品上完全使用再生聚酯纤维。

  按照阿迪达斯的计划,其2019年春夏服饰系列中,再生聚酯的使用率将达到41%。过去两年,阿迪达斯一直和一个名为 Parley for the Oceans 的海洋生态环保组织合作,推出用海洋塑料垃圾制成的跑鞋Ultraboost Uncaged Parley。去年全年销量大约为100万双,预计今年能够达到500万双。

  耐克在2017年9月推出一款新型再生皮革材料Flyleather,这款鞋由50%的回收天然皮革纤维与水制成,比普通皮革轻40%,但耐久性是普通皮革的五倍,同时整个生产中还节省了90%的用水量。耐克已连续四年被为行业中使用可回收聚酯材料最多的企业,2017年,75%的耐克鞋类和服装产品使用了可回收材料。

  其实,除了阿迪达斯,耐克、彪马和锐步等运动品牌也推了由可回收材料制成的球鞋产品。耐克的 Nike Grind材质就是将现有的产品和材料循环再生而成。2017年4月,锐步推出了一双环保概念鞋,鞋面由有机棉编织而成,鞋底则是用工业玉米制作的。

  而在聚酯产业链的下游,市场对再生环保面料的需求也有了较为明显的提升,较常规面料而言,再生环保面料的坯布价格高出50%,面料成品价格高出80%。但即使卖出如此高价,市场对再生面料依然供不应求。据刚刚结束的第二十五届中国国际面辅料展上,再生环保面料可谓风头出尽。

  据参展企业走访了解,吴江一家主营针织牛仔系列的纺织企业的销售经理杨女士对此就深有感触,今年上半年公司开发了一款再生环保面料,纱线用的BCI棉花,一经推出广受市场好评,单子接到手软,仅仅是孟加拉地区一周就能出好几个柜。

  而一家生产桃皮绒的织造企业负责人张经理也说,他们推出的全再生消光平桃在市场上需求巨大,在展会上已经有不少客户达成了采购意向。

  更有代表性的是一家织造企业向小编透露,现在他们工厂的机器新旧参半,新机器织再生面料订单排到了年底根本来不及做,老机器只能织常规面料现在库存两个月,对比可以说非常强烈了。

  在通往可持续绿色发展的道上,有越来越多的同行者。如今工业资源日益短缺,自然资源的日渐匮乏,纺织服装行业面临着巨大压力,开始寻求更环保可持续的新型替代纺织材料,再生纤维毫无疑问将成为趋势。但同样对于聚酯行业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对于下游一些低值行业的应用,例如化纤,可能就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一些企业可能因为价格太贵用不起再生聚酯塑料瓶片,主要原因是瓶片清洗完,分级利用,很多品质比较优异的,比如料,3A、5A等,再生料价格已经超出纤维所负有的价值。

  因为纤维价值受到原生纤维价值,虽然部分品种高于原生价值,但百分之十的产品价值是低于原生价值的,没有上涨空间。产业分化细化,部分企业会受到很大影响。

  一些和国际品牌商推崇的可持续发展战略相符合的,原料处理商或中高端品牌商,不仅指纺织化纤,也可能指一些包装材料,例如型材或膜材等,高端利用的材料,可能就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但总量来说,由于政策对于废塑料出口进口的,中国和东南亚等地方,聚酯材料面临着就地消化的可能,利用率提高,同时对于高等级原料需求异常旺盛。

  但是部分产地由于人力或者产业链不完整,生产成本较高,到东南亚收购高等级原料,导致东南亚很多料比下游产品价格高。

  同时随着“一带一”“走出去”战略实施,在某些人工成本低,原料价格低的国家,例如非洲,可能就是国外包抄国内,国外的再生产业链替代我们。重新分工,重新定义,可能造成国内产业重组,对于有些企业是重大打击,而有些企业则是重大机遇。

  化纤产业步入“100%绿色环保”时代还需要多久?20年?30年?还是50年?答案或许是10年,甚至是更少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