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西安纺织城的一场大火让苏式老楼再次回到我们
发表时间:2020-01-14 19:13

  着火的是纺织城一印社区西区二号楼,被大火灼烧过的二号楼三楼楼顶完全坍塌。很多住户家的窗户玻璃全然不见,屋内更是一片狼藉。

  从一间屋子发生火情,到一整排房屋被火势,超过700平米的过火面积 ,了楼内30余家住户。不幸的是,有两位老人因行动不便而无法逃出火海,最终不幸身亡。

  虽说火情早已控制住,但起火时的惊心动魄、火灾后的斑驳痕迹,却让每一个曾在这些苏式老楼里留下过生活印记的人内心无比酸楚。

  被称为“小”的纺织城,是当时中国最大且最集中的纺织,仅纺织城的总产值就曾占到西安工业的一半。“机器一响,黄金万两”,足以见纺织城当时的鼎盛。

  厂子弟们没事到商业大厦逛逛街,去工会俱乐部跳支舞,来纺织城电影院看个电影,要多潇洒有多潇洒。这还没完,连住的都是由苏联专家参与建造的多层苏联老楼,在当时平房遍及的时代,小洋房可以算是独树一帜了。

  典型的苏式建筑有两大特点:左右呈中轴对称,中间高两边低,主楼高耸,回廊宽缓伸展;其次是有“三段式”结构,“三段”指的是檐部、墙身、勒脚三个部分。

  青砖厚墙、冬暖夏凉、古朴肃穆这些前苏联建筑特有的历史符号是一代甚至几代西安人不能磨灭的记忆。

  “原来在这里住是相当热闹。公用水房,公用卫生间,大家都在走廊做饭,哪家做好吃的就拿碗端一碗。时间长了,家家户户关系处得特别融洽。”

  “起初住在这里的都是老厂的单身工人们,活脱脱的单身楼。后来慢慢的大家都结婚了,这就变成了鸳鸯楼,再后来大家都有小孩了,家庭氛围就更浓了。孩子在工厂的学校上学,家长去上工,平时休闲了可以去厂里的商场逛逛,根本不需要出城。”

  “过年的时候,这家准备这,那家准备那,往一块一搁就吃去了。那阵儿人好像没有贫穷,基本上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人和人之间好像没有那个心眼儿,也没有说你吃我家多,我吃你家少,正儿八经的就属于那种大家庭的感觉。”

  “当时纺织城多火啊,生活区和工厂区相连,沿坡更是无比繁华,有学校、有医院、有商场,还能唱歌、跳舞、看电影,住的都是苏联人设计的洋楼,纺织城就像个小城市一样,什么都有。”

  繁华未必永驻,在九十年代之后,纺织城老厂房落没,无限繁华停留在了昨天。这些曾经热闹非凡的苏式老楼,也不再充满着热情,时间似乎按下了暂停键。

  楼房已旧、窗户已破、木门已朽,已经有些残破的楼梯、公共水池生锈的龙头、房屋内时刻脱落的墙皮、房梁上裸露出的木板、楼道内随处摆置的零碎......

  纺织城这些苏式老楼,有些已经被拆除,有的也已经改头换面进行,但还有一些老楼房,即便几乎已经不能提供生活保障,甚至安全都成了很大的问题,依旧有人们生活的身影。

  几十年的法国梧桐早已长到了四五层楼那么高,三层小楼藏在阴阴郁郁的树木中,树荫下三三两两的老人或在打牌或聊天,偶有鸟笼里的叽叽喳喳和野猫的过。

  他淡淡地说:“我更眷恋我的老房子。冬暖夏凉,隔音好,关了窗口自成体系,屋里的静谧是现代住宅所不具备的。虽然设施有些陈旧,用惯了一切都很顺手。”

  在这里生活的第一代纺织工人,大多自南方来西漂,曾经的他们是满怀热情出来追逐梦想,一起经历了时代的变迁,几十年间发生的事情说起来就像发生在昨天,这份邻里亲情也一直在心中保留。

  “住这儿一辈子了,街坊邻居也都是家乡的,说话都一样,在这儿生活好安逸,去了别处没得人说话。”

  不仅是这些老人,在这里一点点长大的孩子,在这里奋斗过的年轻人......所有在这里生活过的人,相信即使楼房老旧土气,甚至破烂不堪,心中那份关于这里的回忆永远不会抹去。

  或许有一天,这些苏式老楼的终将会面临拆迁和,我们仅仅希望这些关于一个时代的记念,可以适当保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