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一走好张士平!(致敬)
发表时间:2020-01-24 16:19

  5月23日19:00许,邹平市公布,山东魏桥创业集团(以下简称“魏桥集团”)创始人、原党委、董事长张士平因病医治无效,于当天17时03分逝世,享年73岁。

  张士平是一个颇具神秘感的传统制造行业的民营企业家。三十年时间做进世界五百强和山东首富。他执掌的魏桥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和铝业的中国宏桥集团有限公司,分别在不同时期成为了各自行业内全球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都在上市。魏桥纺织生产的牛仔布全球,你身上很大可能就穿着他的工厂生产的布料。另外,90% 的苹果手机壳体所用的铝板材料均来自于张士平的工厂。他的企业年产营业收入超过3000亿人民币。

  生活里,张士平简朴到了极致,《财富》的描述里,“他不用电脑、不用微信、没有秘书,掉在饭桌上的菜也会随时捡起吃掉,宁可被磨掉一层皮也不肯穿上衬衣劳作;张士平纪律严明,曾勇于官二代员工,而该员工仅仅偷吃了公司三颗花生米。他也没有秘书,直至今天他依然独自出差。他说:只要我自己拎得动行李,我就不用别人。等我拎不动了,也就是该休息了。这位亿万富豪的零食只是——两根绿萝卜和一盘炒花生。”

  这个低调的亿万富豪,离我们又远又近。斯人已逝,今天推荐一篇旧文,让我们一同缅怀这位企业家曾经的辉煌。

  按理说,能把一个公司做到世界第一的企业家,即使不家喻户晓也应该声名远扬了,但相比于马云、王健林、董明珠这些高知名度的企业家,这个将纺织和铝业两个“夕阳产业”做到世界第一的大佬,他的名字却似乎鲜有人知。

  他就是张士平,原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在2018年福布斯发布的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张士平及家族以55亿美元财富位列排行榜第334位,其本人也一度被称为山东首富。

  我们也不禁在思考,这样一个不擅长搞关系,行事又极为低调的企业家,是如何把事业干到这么大的吨位,又凭什么在两大全球性低迷的行业里成为全世界最会赚钱的人?

  1946年,张士平出生在山东邹平县魏桥村普通的农村里,读初中的时候曾被城里人嘲笑道“乡巴佬,滚回去”,也正是从那时起,他立志要努力奋进。但由于家里穷,他又是家里的长子,为了负担起家庭的重担,张士平初中毕业后就出来打拼了。

  于是,张士平找到了他的落脚点——山东邹平县魏桥镇的油棉小厂,这里也成为了他命运的转折点。但当时只有初中文化的他,只能从扛百斤重的棉花包开始,直到1981年,因为“能吃苦、最勤劳”被提拔为厂长之前,张士平已经度过了十几年推车工、扛棉工的平淡岁月。

  上任伊始,张士平接管的工厂绝对是实打实的“烂摊子”,外部:当地油棉厂(竞争者)最多;内部:厂子最烂,不仅设备摆放乱七八糟,就连窗户玻璃都没一块好的,甚至还有人在车间里大小便,这样的厂子不用说盈利了,连不亏损都做不到。

  张士平的第一招就是让生产可以持续。适逢国家把粮油放开,油棉厂刚好有榨油机可以榨油,于是他把生产从棉花加工拓展到大豆、花生等油料加工,成为整个棉花加工行业第一个进入油料加工的人。

  这个型一转,生产强度也随之提高了,而原来闲散惯了的工人明显开始不适应起来,为了让工人更有积极性,他打破大锅饭,实施了超定额计件工资制度,让舍得干的人拿到更多。

  工人们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产能也就呼呼地上来了,随后,他又打破几乎所有企业都等人上门采购的惯例,大力推动上门推销,把很多原本属于别人的生意都抢到了自己的碗里。

  通过这些大胆的突破,工厂的效益一日千里地往上冒。短短3年时间,张士平就把这个乡镇作坊变成了全国油麻行业利润最大的工厂,也是全国供销工业的利润第一名。

  1984年,他带领厂子实现400万的净利润;1985年,他被选为全国商业劳动模范,还到接受了总理的亲自嘉。

  1985年,全国棉花行业萧条,大量的棉花卖不出去,张士平到一家国有纺织厂去推销,对方却连门都没让他进。这促使他开始重新思考这盘生意,也随之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领域:自己搞纺织。

  说干就干,张士平转型开了一个纺织厂做毛巾,不过当时的这个决定,厂里很多人是不同意的,大家都认为这个决定过于冒险,而且厂里也没有任何做毛巾的经验。但张士平始终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所以将这个决定了下来。

  由于纺织厂的建设需要大量的启动资金,张士平就一方面鼓励厂里的员工入股,另一方面拿出自己的全部家当,最终凑够了几十万资金。等到纺织厂建起来后,第一年的净利润就达到了25万,这也证明了张士平的选择是正确的。

  除了生产毛巾,他还把业务扩展到了毛纤、纺纱和织布等领域,向着纺织加工业大步前进。随后,又抓住国企的机遇,将油棉厂改制成了自己控股、国有参与的魏桥创业集团,进而从产业和产权争取到更大的主动权。

  更重要的是,张士平在这个过程中对棉纺行业的发展有了深刻的认识。他得出的结论是,在这个行业,只有大规模、低成本、好品质才可以下去。

  当时的也为他的扩张提供了便利,首先是大量纺织企业经营难继,给了他收购兼并的机会,再就是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闲置,让他拥有到取之不尽的劳动力。他自己其实也说过:“不管谁,看到这个生产力都会有扩张的冲动。”

  1989年,张士平筹集了1000多万元,建成了1.6万纱锭的纺纱厂。十年的时间里,他把魏桥做成了全国第一的纺织厂,无论是在规模,产量,还是效益方面,国内都没有一家能够比拟的。

  等到中国加入WTO之后,他又把握机会,进一步加快规模扩张。到了2005年,他已经把魏桥做成了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产品覆盖欧美、日、韩东南亚等许多国家和地区。

  随着纺织业规模的越来越大,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出来了,当时电力资源非常的紧缺,动不动就拉闸限电,这给企业带来了很大影响,产量跟不上去。

  而不甘心受制于电的张士平,为了掌握生产主动权,在1999年成立了自己的电厂,搞出个热电联产模式,之后又不断新增产能,既解决了电力供应,又把电力成本做到比国家电网低出三分之一,这不仅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还进一步提升了纺织主业的竞争力。

  自己有了电厂,有了价格很低的电力供应,张士平便开始寻思,如何利用这个一般人没有的优势,发展出其他优势产业。

  研究来研究去,他看上了电解铝。在电解铝产业,电力成本占到全部生产成本的比例高达45%左右。张士平相信,这45%的低成本,能让他把电解铝做到光是成本就让对手没戏的水平。

  于是在2001年,张士平成立了“魏桥铝业”(中国宏桥),主攻电解铝,并在此后像当初发展纺织业一样一狂奔,不到15年就坐上全球铝业的头把交椅。

  随后几年,他又刻意缩小纺织的规模,加大铝业的扩张,几乎每年都在大干快上。其产品包括了汽车用铝、电子用铝、医药用铝等,可以这么说,能用到的铝他都做,苹果手机框用到的铝,90%都是用他们家的产品。

  铝业也逐渐成为了魏桥超越纺织业的龙头产业,用40%的员工为集团贡献将近70%的销售收入、利润和税收。而且无论行业萧条还是景气,都仿佛行业之外,持续保持着一枝独秀的业绩。

  2013年,张士平还在印尼兴建了一个百万吨产能的铝业项目,也是中国第一家在海外的氧化铝厂,目前也已经竣工。

  在纺织、铝业的拱卫下,魏桥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王国,拥有10个大型生产,超过16万员工,厂区还设有幼儿园、医院等社会公共资源和设施。

  目前,魏桥的纺织、铝业两大产业都已在上市。根据财报披露,张士平家族合计持有整个魏桥接近49%的股份,这也让其长期稳坐山东首富的宝座。

  毋庸置疑,魏桥创业的巨大成功依靠着张士平自己对市场的独特理解和把握,同时,多年的管理实践和市场历练,也让张士平形成独特的经营和管理策略。

  时间就是,依靠快速,魏桥既省下很多时间,节约很多,更抢出很多时间走在同行之前率先把握商机,赚到很多。

  在魏桥,几乎所有项目都是当年立项当年施工当年投产。一个21万千瓦热电机组,他们可以不到10个月就投产发电,比同行速度快1倍,而且投资仅为其一半。而公司旗下10个生产,更是一个超级快速反应的部队,可以按小时对市场需求进行快速反应。棉布、棉纱新品种,只需要3天和2天就打样出品。

  二.“高”——张士平要做规模第一,但强调扩张不能搞低水平重复建设,要一开始就高举高打,做多少年也不会被淘汰的事情。

  当初大搞纺织工业,他们不惜血本,从日、美等国引进喷气织机、剑杆织机等顶尖设备,让魏桥不但是最大,也是设备最领先的棉防企业。进入到铝业,他们也是一出手就全球装备最先进。

  张士平曾在一个纺织车间向记者展示过魏桥的现代化与先进性:他揪断一根纺纱机上的丝线,而这台拥有智能的机器迅速找到了断点,并且用不足2秒的时间将其重新连接并继续工作。

  魏桥能在三个亏损大户的行业持续盈利,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成本低。多年来,魏桥的能耗、原材料消耗,以及“人耗”都是全行业最低水平之一。尤其人方面,魏桥的管理人员仅占全部职工的0.8%,年人均劳效达20万元以上,均居领先水平。

  魏桥的煤炭采购曾出现问题导致成本增加,张士平一次性掉了20个人。为节约用地,魏桥还是中国第一家把纺织、织布生产放在三层和五层楼上的企业。

  他说,经营都是异曲同工的——“低买高卖,中间不浪费”,企业发展要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只要符合“三个有利于”的生产力标准,就要大胆干,大胆闯。他还,争论半天,不如一回。

  这么多年,张士平始终在专注实业。他知道自己可以把什么干好,并且卯足力气干到极致,也对自己的能力有非常的认识,绝不去做超越自己能力范围的事。

  曾有人劝他干房地产,干互联网、合伙开银行,他全都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不懂就不做,这是规矩。”

  他也不怕别人笑他保守,说他老土:“搞实体经济,靠汗水挣钱,行情好,多挣点儿;行情差,少挣点儿。”甚至他还公开说自己不更会搞虚拟运作的李嘉诚,但更会搞实在工业的台塑王永庆。

  他不玩电脑,不爱应酬,不喜欢名牌,到现在还用着200块钱的手机,他那些有点钱,有点的人带一帮随从,喜欢出风头,喜欢讲排场,他说,如果带头人都这样,如何谈企业效益和成本控制?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甚至在离任前夕,他还保持着每天6点半准时到公司上班,出差一个人拎着行李,说走就走,不叫随从的习惯。

  虽然在去年9月,张士平已经卸任魏桥集团董事长一职,将集团的权杖交给了其子张波,但就像我们很少在中发现他一样,我们也很少能听到他儿子张波的消息。

  不追逐虚名,靠踏实勤奋。想必这既是张家的家训,也是张士平能够创造出两家世界第一企业的成功秘诀吧。

  因为工作关系,卫建曾先后两次采访张士平老总,第一次聊了四个半小时,第二次聊了五个小时;张总给我的感觉:大气、真诚、朴实,睿智,还有两点,能拼、自律,从他每晚九点准时休息,凌晨五点开始运动就可见一斑。魏桥的成功,绝非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