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西安798在哪里?(图)
发表时间:2020-03-25 17:08

  人去楼空后的工厂厂房,时行一种所谓后工业时代的方式,一个个怀揣理想的艺术家纷纷入住,让创意发挥,在老厂房的旧影上叠加起现代艺术的最新气象。如今,西安东郊纺织城的老厂房里,也聚集了50余位艺术家。有人惊呼,西安的“798”出现了。“798”是什么?是市文化创意产业800亿产值的示范样板。

  “不久前看得知了这个地方。昨天下着雨,家里又没电,就和‘猫’跑去了。两个人都不知道地方在哪。‘猫’很伟大地画了张地图,结果还忘带了。坐8公交车去了东郊,结果在倒数第五六站的地方下了车,一走过去,最终在终点站前找到了这个地方。郁闷死了啊!这里的人还不多,一个个工作室都刚租出去正在装修,只有一个已经住人了,有个画家在画画。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不过还是有收获的。这就是西安的798,刚开始吧……”

  这是几个月前,一个网友和朋友“猫”一起去寻访西安“798”的一段经历。被称为西安“798”的地方位于纺织城西街238号,即原来的西北第一印染厂。今年年初,西安多位艺术家进驻,声称要建成西部、中国乃至亚洲的另一个艺术工厂。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个西安的“798”,纷至沓来,都想一睹为快。有人认为这里“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有人则抱着向好的心态,希望这里别像798那样,而是少些波折,一走好。

  颇有名气的798,原是一个军工厂,曾经承担了中国第一颗的重要零部件的生产制造任务。从1957年竣工投产,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这家工厂经历了计划经济的辉煌时期。以后,像很多国营企业一样,工厂陷入的困境,几万工人分流,大部分厂房长期闲置。

  之所以能够在这里首开艺术家聚集之先河,是缘于一个叫隋建国的雕塑家。1995年,中央美术学院从王府井原址迁出,在798厂附近临时过渡。两年后,为进行卢沟桥抗战纪念大型群雕创作,中央美院雕塑系教授隋建国租用了798厂一个3000多平方米的仓库。

  798的厂房是当年设计施工的,这种被称作“包豪斯”设计风格的厂房,有着简洁硬朗的高大空间、自然舒适的采光条件,以及其营造的大工业时代的特有情趣,再加上低廉的租金,使得中央美院的艺术家们纷纷效仿隋建国,利用老厂房建起各自的艺术工作室。2002年前后,这种现象达到一个高峰,“有个798”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同时,与艺术相关的各种机构如画廊、书店,以及餐饮、酒吧等服务业和文化娱乐业也开始出现。那时的798,俨然成为配套设施渐趋完善且颇具发展潜力的艺术区。

  2003年,首度入选美国《新闻周刊》年度12大世界城市,原因是“798艺术区的存在和发展,证明作为世界之都的能力和未来潜力”。美国《时代周刊》评出全球最有文化标志性的22个城市艺术中心,798也榜上有名。

  可是,这么一个赫赫有名的艺术园区一度险些面临“消失”的命运。艺术家们想要发展798、再造798,而产权单位却想把此地拆除、转向开发地产,双方矛盾突出,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社会热议纷纷。

  2004年,市“”期间,多名代表、政协委员提交了“发挥独特的文化产业优势的”和“798建筑及文化产业的议案”,得到重视,正在计划中的大规模拆迁行为随即被,市及朝阳区两级党委、、、政协以及规划、城建等部门陆续到798参观、调研。次年年底,市确立要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2006年1月,市“十一五规划纲要”中,将文化创意产业列为重点发展产业;两个月后,798艺术区领导小组及下设的建设管理办公室成立;当年10月,首届798创意文化节举办;今年5月,市首批认定的10个文化创意园区,其中就有798。如今,得到强力扶持的798发展成一个占地面积百余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近80万平方米的大型文化艺术园区。

  不久前,50年前设计援建798厂的专家多布那斯先生重返故地,老人不住兴奋,说:“这真是一个特大的惊喜,一个完全不同的创意出现在我的面前。”另一位专家贝卡尔先生则“完全无法想象,人们能把艺术和工程技术用这种方式融合在一起”。

  其实厂房建筑并不是最关键的,令人惊叹的是798迸发出的巨大能量——如今300多家创意设计工作室,数以千计的艺术家、设计师和他们层出不穷的“智力产品”,显示着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巨大潜力。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主任利说,原本认为文化创意产业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事实上确实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有数据显示,目前文化创意产业产值已超过800亿元人民币,占市P的10%还要多,文化创意产业已成第三产业的引擎……这一切,具有示范效应的798功不可没。

  眼看798如火如荼,西安的一群艺术家也想寻找一个类似798的空间,建立起让老建筑与当代艺术“联姻”的艺术区。去年一整年,艺术家白夜都在为找到一个大点的地方四处奔波,他和几个发起人去过很多厂子,远的跑到翠华山,也到过一些酒吧甚至地下室,却都不理想,要么可能很快被拆掉,要么成本太高。今年年初,白夜终于发现了纺织城原西北一印的这片老厂房。

  老厂房也建于上世纪50年代,高大宽敞,又远离喧嚣都市,安静,适合成创作室进行艺术活动,而租金也便宜,每平方米几元钱。很快,白夜、王风华、贺军、程乾宁等十多位艺术家进驻老厂房,他们把2000平方米的大车间隔成若干个空间,简单装修,然后在大门口挂上一块“纺织城艺术车间”的牌子。这里后来被称作A区,也有人戏称它是“一号坑”。更多的艺术家听到风声,“占据”了隔壁的厂房,为B区、C区。国际知名的华人建筑师、美国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马清运,则把紧邻的另一个上千平方米的厂房,成西安现代艺术中心。这发展势头实在太快太猛,现在还有一些搞艺术的想进来,早已没空地了。

  如今,纺织城艺术车间有50余位艺术家的工作室,包含油画、陶艺、雕塑、摄影、服装设计等各种形态的艺术门类,有意思的不仅是艺术门类、风格不同,几个“车间”也体现出不同的追求。

  比如A区的大多数艺术家将这里定位为私人工作室,他们看中的就是这里安静的创作,来这里是为了创作而不是开画廊卖画。而B区的一些艺术家则更把这里当作一个交流的平台,西安文理学院艺术系造型教研室主任蔡沙认为,作为一个艺术家不能是封闭的,在艺术家聚集区里就可以认识更多的人,“因为人总是需要认识你所不认识的人”,互相交流。正在装修中的西安现代艺术中心,则主要是搭建一个囊括各种艺术门类,联络中外艺术家及其活动更广阔的当代艺术交流展示平台。纺织城艺术车间从一开始就展现出文化艺术最具生命力的形态:、交流和多元。

  众多艺术家进驻的同时,展览、交流等艺术活动也陆续展开。6月,首届西安文献展在这里举行,引起和社会关注,纺织城艺术车间成为西安“798”的说法也不胫而走。11月3日,经过一段时间磨合、“试运行”的纺织城艺术区正式向,12名艺术家自发成立“纺织城创意产业协会”筹委会,举办“艺术在城市再生中的作用”主题论坛,要“为发展创意产业、振兴纺织城做贡献”。

  西安美院教师岳平,曾以艺术家身份访问考察过英国的创意产业。作为一开始就投身纺织城艺术区建立的推广人,他认为应该反思“纺织城艺术车间跟流行的工业区成艺术区之间的关系、以及跟798的关系”,也就是说,纺织城艺术车间想走一条有别于798的子。

  如果以具有一定示范效应的798做参照,西安纺织城艺术车间的兴起及文化创意产业将如何发展,是否可以做出这样一个简单的梳理,让我们借鉴——

  老厂房的“变脸”与利用 将老厂房成艺术空间,不仅可以和利用老建筑,更重要的是,老建筑与艺术的“联姻”,体现了产业结构中由“制造”到“创意”的华丽转身。今年9月,市明确提出“利用存量房地资源发展文化创意产业”,“鼓励盘活现有产业园区和传统工业区存量房地资源,结合传统工业转型和产业结构提升,优化配置资源,用于文化创意产业经营”。目前不仅有798,还有宋庄、酒厂等一大批艺术园区,甚至专门依照老厂房的样式,建设“新厂房”作为园区,如环铁国际艺术城,占地420余亩。的大批房地资源以这种方式盘活,吸引全国各地艺术家前往聚集。

  西安类似原西北一印这样的老厂房也不在少数,有的在城市化进程中被认为毫无利用价值而拆除,更多的还是闲置着。798和西安纺织城艺术车间对老厂房的与利用,其实已经开辟了一条可效仿的子。

  的引导与支持 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新闻发言人付琳说,一开始,798艺术区的发展纯粹是自发状态,这片场地的产权单位最初也没想朝文化创意产业的方向发展,尽管当时把厂房租给了艺术家,但产权单位自己有一个规划,设想开发地产,或是做成现代工业园区,与自发发展的艺术区的想法根本是两回事。这种矛盾一度造成产权单位与驻地艺术家之间的关系很僵。2005年年底,市确立了要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后,和产权单位才高度关注798,成立了建设管理办公室,作为朝阳区(798在市朝阳区)宣传部下的一个事业单位,职能是管理与提供服务。付琳认为,虽然798是自发形成的,不符合原先产权单位的规划,但是已经形成规模,也暗合了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大趋势,是偶然中的必然。

  从艺术家自发进入,中途面临拆除,到如今重点规划、支持一批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798十年的发展与变化,一波三折,实现着自发到自觉的转变。而西安这方面的发展刚刚起步,恰好可以从一开始就引导支持,做好整体规划,规范试点发展。

  11月3日,纺织城艺术区正式,西安市、灞桥区两级领导同志到会祝贺。此前,西安市多位领导更是多次到此地“微服私访”。这,是一个良好开端。

  考虑本地实际的与发展 798新闻发言人付琳介绍说,根据磨合发展了10年的实际情况,市、朝阳区两级职能部门最终把798定位为一个中国当代艺术的展示和交易,目前,包括国际影响等外部已相当成熟,各种行业的就业人数近万。西安文理学院蔡沙认为,这一点,目前西安与还没法比,因此西安纺织城艺术区的大还需要着力营造。

  西安要建立起一种本地的发展模式,身兼西安现代艺术中心艺术总监一职的策展人岳平将其称为“南泥湾模式”。不久前,西安现代艺术中心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合作,对纺织城艺术车间的定位与发展做了一份翔实的调研报告,设想把这里建成一个当代艺术交流展示的平台:策展、资源整合、主动推介、频繁交流,达到扩大影响的目的。

  至于发展的问题,构想在纺织城建立起一种艺术区发展“生态链”,其中一个链条包括(引导支持)、廉价的空间、艺术工作室、艺术家、艺术品;另一个链条主要涉及本地富余的人力资源,即艺术区形成规模后,给本地工人提供的就业岗位、工人给艺术区提供的服务;还有一个链条是具有一定规模的艺术区衍生出的市场、展览、商业、零售、旅游等方面。

  艺术品市场的培育与产业收益 798新闻发言人付琳表示,十年发展中,凭借众多国外驻华机构、外企以及国内的收藏机构,建立完善了各种交流交易渠道,因此目前从以及市场的效果来说,798已经比较成熟了。“但是,”付琳坦言,“除了园区自身的一些机构有一些交易收益外,产权单位的收益其实还不是十分明显,下一步就是要想办法实现艺术区和产业发展的效益。”

  而目前进驻西安纺织城艺术车间的艺术家,除个别有与国内外艺术商签约、交易的渠道外,大部分还在一个推介展示阶段。他们普遍希望艺术区尽快形成气候,培育出良好市场。而“如何把艺术品成钱”,同时使文化创意产业得到发展,并带动其他相关服务业,一同产生经济效益,并不仅仅是需要艺术家考虑的问题。

  园区基础设施的完善与服务 艺术家陆续进驻,会带动餐饮、酒吧、休闲、娱乐等服务行业以及书店、艺术品物流等各种文化机构涌入艺术区,相应的物业管理服务也要不断完善。今年国庆节前夕,798专门进行了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配套工作,包括园区电力、消防、安全、周边道、停车场、公共卫生设施、绿化、室外灯照明、给排水设施管道疏通和通讯系统。季节画廊经理曾臻认为,作为一个艺术区,一个产业发展经营的空间,除了大外,完善各种服务细节是一种规范的需要,所谓硬件与软件相结合。

  纺织城艺术车间才刚起步,这里看上去还很偏僻,规划中的地铁等城市交通设施,还需过几年才能实现,不过从钟楼、火车站等地起点均有公交车到此,如果从艺术家聚集的西安美院等地来,还要倒一次车。但其发展势头令一些行业看好,据说邻近的一家地产公司在售楼时,已经打出“文化艺术区”的概念,而其他的服务行业如饭馆、小卖部,甚至相当专业的画框店,也已闻风而来。这些方面,显然需要职能部门做通盘考虑。

  人气与前景 以798为例,作为一个自然形成的艺术区发展其实很难,也很脆弱,最终实现跨越式发展还是需要扶持决心。798目前不仅成了一个文化创意产业,还成为旅游业的新空间。国家旅游局和英国CNN旅游调查显示,外国游客到旅游的三大景观是长城、故宫和798。国际奥委会罗格和、、、奥地利以及非洲多国首脑参观访问过798。数十个国际知名品牌企业也在798举办过品牌推介、新品发布等商业活动。到798观光的游客人数更是不断攀升:2004年,45万;2006年,达到100万;估计今年将超过150万。

  目前,798艺术区有文化文艺、旅游服务、影视出版、网络等354家文化创意类机构,产业门类涉及画廊、摄影、传媒、设计、时装、餐饮等。据悉,798还将组建文化创意产业投资股份公司,运用品牌优势,打造产业运营平台和投融资平台,推进产业发展。

  目前,西安市和社会都在热议纺织城的振兴与发展,有多位艺术家在“艺术在城市中的作用”主题学术论坛中提出,要实现创意产业园的理想,必须首先从政策、领头者、人才、氛围四个方面入手,形成一个递增的能量圈,促进人气,才会有美好前景。

  上世纪40年代,美国纽约一个无人居住的废弃工业厂房仓库区,被称为Loft(阁楼、高空间的建筑),一些艺术家因交不起市区住房的昂贵租金,在这里开办创作室。从此,Loft成为现代艺术的一种符号,后来这里被人称为苏荷(SOHO)区,是美国现代艺术的发源地。人们把的798视为中国的SOHO。

  不只是的798,也不只是这一个城市有“798”。上海、重庆等大城市,近年也分别出现了在老厂房基础上改建的创意园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方兴未艾。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副教授认为,这反映了中国文化体制的悄然变革。

  对于艺术区的发展问题,重庆的当代影像艺术家田太权认为,从艺术规律上来说,“自生自灭就是最好的发展”,不要过多扶持,也不要过多,因为是艺术创新的基础,毕竟艺术发展是一个相对的过程。他说,扶持创意产业发展,可从资金、教育等方面投入,改善周边交通、服务等基础设施,但要尊重艺术,要不然艺术区就没生命力了。

  艺术特区,是一个城市经济繁荣、文化的表达。有网友发出:“世界著名的艺术区,从美国纽约的苏荷区,途经英国伦敦,到达中国的798,下一站,更辉煌的,是西安纺织城。”

  纺织城艺术车间,能否成为西安当代艺术的聚集地?能否为纺织城再生与发展做出贡献?能否像798那样成为城市新地标?能否成为西安繁荣的一种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