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蒋光鼐:新中国首任纺织工业部部长
发表时间:2020-04-01 17:17

  蒋光鼐(1888-1967),原名煚,字憬然,广东东莞人,1950年加入民革。1949年后,曾任部部长。民革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第二至四届中央常委;民革市分部第三届常委、第四届主委;民革市委会第五、六届主委。第一至三届全国代表。第一届全国政协常委。

  1947年6月,广州中山大学校园内,气氛凝重,仿佛空气都已经凝固了。几个的,在刚刚被解聘的经济系主任梅龚彬住所附近死守,不让这位备受学生爱戴的教授离开校园。这位面容清瘦、戴着厚厚眼镜的梅教授,是一位秘密。几天前,他支持中山大学学生在广州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队伍高喊的“反饥饿、反内战、反”口号,再次触动了脆弱的神经。和了梅龚彬,随即被的中山大学师生包围,无奈之下不得不将其,但不让他离开校园。

  局面僵持之际,校园里驶来了一辆高级汽车。眼尖者马上认出,这是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的专车。这位长官“”的名声在外,和对他颇为忌惮,故而有意无意地放松了。被困许久的梅龚彬迅速搭乘此车,伴随着马达轰鸣,终于安全离开,奔向了广阔天地。

  实际上,幕后运作此事的并非专车的主人,而是一位名闻天下的抗日将军。他听闻梅龚彬被困,便向邻居兼张发奎借来了这辆汽车,帮助好友脱离虎穴。这位将军,便是身经百战、屡建战功的抗日名将——蒋光鼐,时任广州行营副主任。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广泛交情,蒋光鼐出面解救了众多中员和人士,梅龚彬只是其中之一。

  解放战争局势的发展,促使更多的党派人士站到反对美蒋、同携手奋斗的立场上来。从1948年9月起,李济深、蔡廷锴等陆续离港北上解放区。蒋光鼐仍留在,秘密进行策反工作,并与张文等主持民革中央在港的留守工作。

  直到1949年6月新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的名单公布后,蒋光鼐因列名其中而身份,于7月由地下党负责人乔冠华陪同自港到北平。

  据蒋光鼐之女蒋定蜀回忆,蒋光鼐北上后,特意派妻子从接蒋定蜀去北平。那时在港定居的亲属曾希望把蒋定蜀留下,蒋妻为此带来了蒋光鼐的“军令”:“一个不留全体北上,好好学本领,参加祖国建设。”

  9月17日,蒋光鼐在新协商会议筹委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被选为中国人民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团。21日,中国人民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怀仁堂召开,蒋光鼐出席会议,并参加了宣言起草委员会的工作。25日,他在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上作大会发言。10月1日,蒋光鼐光荣地参加了开国大典。10月9日,中国人民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在勤政殿举行第一次会议,蒋光鼐当选为常务委员。

  新中国成立后,蒋光鼐完成了从将军到部长的身份转变。1952年8月7日,在中央人民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上,蒋光鼐被任命为中央人民纺织工业部部长,一直到他去世,任职长达15年。当时,纺织工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部门,从业人数众多,关系着千家万户。1950年4月12日,曾在第一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扩大的第四次会议的讲话中指出:“有三种东西,即粮食、棉花、煤油,这是几十年来入口货的大,中国的外汇主要买这些东西。只有这三种东西靠自己,经济建设问题才能彻底解决。”可见,解决亿万中国人的穿衣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

  这个重担,自然压在了蒋光鼐等人身上。蒋光鼐一生戎马,从来没有涉足过这个行业,他戏称自己是跑龙套的,与副部长钱之光、张琴秋、陈维稷等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他继续发扬一贯的作风,虚心听取专业技术人员的意见,在群众中享有较高的威信。

  蒋光鼐注意到,随着纺织工业的迅猛发展,纺织原料跟不上发展需要的问题越来越突出。1959年,年逾古稀的蒋光鼐亲自率领工作小组赴海南岛考察,了解优良品种海岛棉的情况。岛内交通条件不太好,特别是种植棉花的地方都比较偏远,但蒋光鼐不辞劳苦,亲临现场,与大家认真地调查研究,推动海岛棉在更大的范围内种植,为纺织工业的发展提供了更可靠的原料保障。

  在纺织工业部的统一规划下,西部的新疆、青海等产棉省区大力发展纺织工业,建立纺织工厂,不仅实现了原材料的就地加工,还助推了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但在当时,首先要解决的是人民群众的粮食问题,如果纺织品全靠棉、麻、丝等天然纤维,必然要和粮食争地。蒋光鼐领导第一代纺织人,非常具有前瞻性地提出了发展化纤产业,现在看来这一主张是很有战略眼光和现实价值的。从1960年至1964年,仅用了短短四年的时间,新中国就在上海、南京、新乡、杭州、、广州等地建成了第一批现代化的化学纤维厂,丰富了纺织品的种类,提高了产量。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化纤生产大国,不仅解决了近14亿人口的穿衣问题,还将其岀口到全世界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约占全球纺织服装贸易总额的四成。这常了不起的成就。此时,人们更要记住蒋光鼐等老一辈创业的。这是他们这代人筚蓝缕,为祖国富强和人民幸福做出的积极贡献。

  1967年6月8日,蒋光鼐因病在去世。蒋光鼐的骨灰先存放在八宝山公墓,后于1997年与蔡廷锴一同迁葬于广州第十九军淞沪抗日阵亡将士陵园将军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