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一季度服装产业损失惨重已严重拖累聚酯、织造
发表时间:2020-05-01 16:37

  2020年第一季度安踏品牌产品之零售金额(按零售价值计算)与2019年同期比较录得20-25%的负增长。

  李宁:李宁销售点(不包括李宁YOUNG)于整个平台之零售流水按年录得10%-20%高段下降。线下渠道(包括零售及批发)录得20%-30%低段下降,其中零售渠道录得30%-40%中段下降及批发渠道录得10%-20%高段下降。

  森马:受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收入预计较去年同期减少超过30%,境内业务利润下降,法国Kidiliz集团亏损加大。

  罗莱生活:2020年一季度罗莱生活预计盈利5784.28万元-7230.35万元,同比下降60%-50%。

  服装行业在疫情的冲击下今年损失惨重,作为产业链的最下游,其行情的好坏也影响着上游每一环节。需求端萎缩严重,上下之间行情相互传送,一环扣一环,导致每一环节之间相互缠绕,压力山大。

  今年以来,原料价格狂跌不止,让织造厂家更是心里没了底。截至26日,涤纶长丝各产品价格较年初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且下降程度均在25%以上。具体看来,涤纶长丝FDY 150D产品价格在5350元/吨左右,较年初下降了2250元/吨;涤纶长丝POY 150D产品价格在4720元/吨左右,较年初下降了2380元/吨;涤纶长丝DTY 150D产品价格在6600元/吨左右,较年初下降了2250元/吨。

  价格狂泻,利润方面也是不容乐观。截至26日,涤纶长丝FDY 150D产品利润在1元/吨左右,较年初下降了186元/吨,跌幅近100%;涤纶长丝POY 150D产品利润在-229元/吨左右,较年初下降了229元/吨,跌幅超360%;涤纶长丝DTY 150D产品利润在-49元/吨左右,较年初下降了186元/吨,跌幅超135%。

  2019年由于中美贸易反反复复,导致行情持续不佳,至2020年春节前,行情并无明显的好转。而1月开始,新冠疫情就开始在国内蔓延开来,导致年后纺织市场复工一再延迟,相比往年延迟一个月左右。疫情导致全球担忧情绪浓重,不管是内贸还是外贸需求都严重疲软,不少订单被取消、延迟。织造厂家新单跟进不足,导致坯布库存不断积累,根据中国绸都网统计数据来看,目前盛泽地区坯布库存已经上升至43-44天附近,超过了去年最高库存点位。

  需求不足,库存高企,带来的最直接结果就是坯布价格不断被压缩,尤其是常规产品,生产门槛低,日产量大,同质化竞争严重,行情越差,价格就越乱。以210涤塔夫为例,近期因为它可以做防护服,因而在市场上热卖,成为低端产品中的“网红”,市场需求量一下增加,带动其价格较之前有所上升。但是整体来看,较年初的价格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并且若之前停产的机器重新开起来生产,那么它的价格还是有望重回低位。

  不管是原料还是坯布,一季度以来情况都比较糟糕,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终端服装市场的需求起不来。

  其实近几年,服装市场一直不景气,多处于累库存的状态。2019年受到暖冬影响,羽绒服、棉服库存堆积如山,2020年又受到疫情影响,商场、门店人流量锐减,春季服装销量停滞,资金压力凸显。

  根据海关总署统计快讯,今年一季度,全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总额452.64亿美元,同比下降17.7%(以人民币计同比下降15.9%)。其中,纺织品累计出口226.94亿美元,同比下降14.6%(以人民币计同比下降12.7%);服装累计出口225.70亿美元,同比下降20.6%(以人民币计同比下降18.9%)。

  近期最为火爆的消息,就是美国服装巨头GAP扛不住了,自2月份以来已损失70亿元人民币,预计到下周现金流只剩下50亿元人民币,公司岌岌可危,将暂停给8万多员工发放工资,股价市值蒸发6成,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不止是GAP,绝大多数的服装企业都有着类似的。越南最大的国有服装企业--越南国家纺织服装集团也表示受疫情影响,海外订单大幅减少,计划让5万员工临时休假。而对于像ZARA这类全球服装企业来说,则将面临供应链基本坍塌的剧烈风险。

  从原料到服装,一季度交出的答卷都很凄惨。疫情让纺织服装业整个产业链都处于需求疲软严重与产能过剩凸出的恶性循环中,市场想要好起来,还是要看服装业需求如何。但很现实的问题是,全球疫情依旧在扩散中,尤其是欧美国家,疫情严重,复工困难,收入缩减,消费想好起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传导到国内的产业链上,也同样前景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