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蒸发4000亿!这个行业罕见“大撤退”关门、出售
发表时间:2020-07-29 20:45

  新冠疫情之下,餐饮、旅游、影视行业作为的受疫情影响较严重的行业,成为关注的焦点。但不容忽视,市场仍有其他一些行业,也重挫,甚至正经历历史罕见的“大撤退”,比如服装行业。

  7月21日,大白马、行业龙头森马服饰一则拟出售法国童装亏损子公司以降低经营风险的公告,出服装行业之。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服装行业正经历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大撤退”,有专家预计,今年服装行业整体至少减少4000亿元营收,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大多数服装品牌都面临风险。微观之下,服装行业的佼佼者、上市公司,几乎清一色预告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或亏损,受市场需求挤压,前端原材料价格一度触及历史新低,至今仍在低位徘徊。

  “@所有人,亲爱的们,本店目前已撤出丰盛町店,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静待后续。”7月的一天,一家在丰盛町经营了近十年的童装店微信群里,突然蹦出了这样一则消息,多少令记者有些诧异。

  据该店店主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撤出其经营了近十年的地盘,主要因受疫情影响,该店经营业绩不佳,但房东又不愿意适当降低房租,最后合同到期,店主决定撤离,尽管可能因此失去部分客户。

  管中窥豹。这家丰盛町老店,或正是当下不少服装企业的缩影。7月17日(周五)晚,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走访车公庙丰盛町发现,该商区人流较疫情前的热闹场景,冷清了许多,同时,在记者不随意的走访过程中,一零星有门店处于关闭、招租状态,部分区域不乏几间店铺接连关门招租之情形。

  在全国闻名、深圳最大的女装批发市场,服装行业不景气之现状也依稀可见。批发市场内某栋某区域,502A、503A、505A、507A几间较近的店铺,均处于关门、招租状态,店铺透明玻璃门口醒目地着”管理处原价出租,李生159……”、“转租,联系电话……”等招租广告。

  “今年受疫情影响,生意冷清,南油这边有些店铺实在支撑不下去,就关门了,但也不是大规模关门的情况,有进也有出,行业在调整。”南油女装批发市场一店主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今年是以来,服装行业最困难的一年。”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日前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几十年快速发展后,国内服装行业本身已处于产能过剩状态,疫情则加速了行业的滑坡。

  “2020年势必是动荡的一年,预计中国服装市场至少蒸发4000亿人民币收入,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Convertlab市场部副总裁砚近日在深圳某服装大会上发表主题时表示。

  权威数据显示,1952年我国纺织服装工业总营收为94亿元,到2019年底,我国纺织工业总营收已近4.5万亿元,67年间,纺织工业总营收增长了478倍。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之下,全球服装业日子都难过。公开消息显示,耐克已启动公开裁员,且2020年财年第四财季巨亏56亿元人民币,另外李维斯2020年第二财季净亏损3.6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850.7万美元,公司宣布将裁减约15%的全球企业员工,此外H&M将关闭170店,Zara考虑关店上千家。

  森马服饰,是我国休闲服装和童装行业龙头企业,其超万店遍布全国各地,而其休闲品牌森马、童装品牌巴拉巴拉也几乎家喻户晓。但疫情冲击之下,龙头也难幸免。

  7月21日,森马服饰公告,拟出售全资亏损子公司法国SofizaSAS100%股权以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业绩遭受更大损失。在此之前,森马服饰曾公告,预计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盈利0-7221.06万元,同比下降90%-100%,森马服饰称,受疫情影响,公司境外业务亏损较大。

  另一家童装龙头安奈儿,受疫情影响则更甚。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1300万元至180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5629.79万元,同比下滑123.09%至131.97%。安奈儿表示,受国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居民外出活动减少,国内大型商场、购物中心等场所顾客流量低迷,儿童服装消费场景减少,公司业务受到较大影响,半年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19年公司新拓展店铺较多,公司店铺租金、管理费均有所上升,且相对刚性,进而影响公司净利润。

  知名老牌男装品牌七匹狼也未能独善其身。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000万至3000万,同比下降83.80%-75.70%。公司称,新冠肺炎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对公司的生产和经营造成影响,公司2020年半年度营业收入减少,同时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导致产品销售毛利率下降,实现利润相应减少。

  其他女装、鞋企、运动品牌等,也几乎“清一色”的一片“哀嚎”。朗姿股份预计上半年亏损1900万至2800万,上年同期为盈利8912.53万;江南布衣预计上半年净利同比下滑25%-30%;探者三夫户外星期六均由盈转亏,而“受新冠疫情影响”成为行业普遍的业绩下滑原因之一。

  另外,新冠疫情导致的出口业务受影响,也是企业业绩下滑普遍原因之一。正如华斯股份所言,公司营收大幅下滑一方面原因为公司出口业务集中在欧洲国家包括意大利、法国、等其订单大幅取消,公司为减少进一步损失,对公司原来计划备用生产成品服装的半成品,根据新的生产销售计划,部分采取了低于成本价处理促销的办法。同时,国内合作的品牌订单也相应减少。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统计发现,截至7月21日,A股共有19家纺织服装类企业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其中17家业绩呈同比下滑态势,占比近九成,预计净利润下滑超过50%者15家。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服装服饰业和家用纺织品业受终端需求萎缩影响,1~5月工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减少12.8%和10.6%,今年1~5月,全国限额以上单位服装鞋帽、针纺织品零售额同比下降23.5%。

  据了解,服装的上游原料,主要包括棉花与化纤,棉花每年需要进口近200万吨,但化纤方面情况不一样,中国化纤产量占全球70%以上,每年产量10%左右一般出口消化。

  “服装消费不好,必然会对上游原料形成负反馈,进而出现大幅暴跌,今年棉花、化纤原料等上游纺织原料全部创出了近些年新低,化纤由于原油暴跌的关系,甚至已经创出历史新低。”上海国际棉花交易中心信息总监汪前进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以棉花为例,2020年3月24日郑棉主力盘中跌至9935元/吨,之后虽走出震荡缓慢修复的行情,但到目前郑棉主力重心仍处在12000元/吨附近的低价位区间。

  上周郑棉期货主力CF2009合约下破12000元/吨关口,7月21日午前则继续下探至11875元/吨,7月21日,中国棉花价格指数12162/吨,维持在12000附近。

  汪前进认为,当前棉花价格已经跌破全球种植成本了,“今年郑棉最低破万元,历史上仅有2009年、2016年两次。”但他同时补充道,由于新疆棉花种植有直补政策,棉农基本收益还是能够保障。

  再看化纤,即化学纤维,指用天然的或人工合成的高物质为原料制成的纤维,包括聚酯纤维、再生纤维、氨纶、锦纶、晴纶、丙纶等各类纤维原料。

  据了解,上半年包括原油在内的化纤产业链品种PTA、EG、聚酯长丝短纤等品种绝对价格出现了十几年甚至历史以来的最低点,特别原油价格出现负值以后,带动化纤品价格一波杀跌。

  中国化纤信息网掌握的情况显示,当前整个化纤产业链,除了PTA(大有机原料之一)还有利润,其它PX、聚酯基本都在亏损,行业裁员、停产限产之事时有发生。

  展望未来,汪前进认为,“原材料价格已经见底,正在筑底向上,但向上空间太小,整体情况仍然取决于终端服装等市场的消费复苏情况。”卓创资讯也认为,棉价处于低位水平,给后期上涨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上市公司方面,A股冠农股份*ST敦种新疆天业、鲁泰A、新赛股份等涉足棉原材料。化纤板块主要上市公司则为恒力石化恒逸石化桐昆股份荣盛石化新凤鸣,其中,恒力石化恒逸石化桐昆股份荣盛石化均有布局炼化项目,新凤鸣则是下游长丝企业龙头。国信证券分析师认为,如果未来原油价格继续保持在中低区间,公司涤纶长丝盈利性将明显增加。

  从上半年情况看,主流径之一为,通过直播带货、社交电商等渠道创新,拉动线上销售,弥补现下销售萎缩之情况。

  典型案例如主营男女服装的太平鸟。业绩快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太平鸟实现营收32.17亿元,净利润1.21亿元,营收同比增长3.09%,净利润同比下滑8.55%,实现扣非净利润5622.27万元,同比增长129.14%。

  太平鸟方面表示,疫情期间,公司积极迅速推进新零售业务,公司新零售及电商零售额大幅提升,尤其是二季度电商零售额同比增长30%以上,使公司营业收入与同期相比逆势增长3.09%。公司新零售业务的迅速推进、电商零售额大幅增长以及线下零售业务在二季度的快速调整恢复,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线下门店疫情期间损失,以及渠道合作方给予的减免租金支持和国家给予的社保减免等优惠支持,公司经营性利润同比有较大增长。

  当然,太平鸟逆势增长背后,公司积极优化、调整亏损资产也功不可没,而这也是主流的自救方式之一。

  太平鸟表示,上半年公司积极推进组织结构和业务模式的优化调整,原处于亏损状态的孙公司宁波贝甜时尚服饰有限公司形成了稳定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并在报告期内进入了盈利状态,对原未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在报告期内予以确认;此外,MG、鸟巢等孵化品牌亏损额同比减少。

  森马服饰7月20日亦宣布拟出售全资亏损子公司法国SofizaSAS100%股权以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业绩遭受更大损失。此举获得资本市场认可,7月21日,森马服饰股价涨停。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此次服装行业的“大撤退”,是国内服装行业经过前几十年快速发展后的必然,行业的产能过剩、低门槛、低附加值、低端制造、价格战等特征,决定了服装行业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而疫情则加速并加重了行业变革。因此他认为,服装行业短期难以走出发展困境,行业调整将持续一至两年时间,这期间,落后产能被淘汰,强者恒强,国内服装业也逐渐开始由粗放型精细化。

  在程伟雄看来,困境当下的服装业,企业当务之急是做好内控,现金流,争取活下来。其次互联网正推动服装行业产业升级,企业应充分利用新工具、新平台、新技术挖掘市场需求,激活消费潜力。另外,国内服装行业产能过剩主要因行业同质化、低端化竞争严重,因此企业在技术研发上狠下功夫,加强原创设计与面辅料应用方面的创新与应用,比如环保、健康面料的开发与应用等,提升企业与产品附加值,提高竞争力。

  从近段时间自己与一些服装人的沟通来看,貌似能够在今年疫情下如此困难活下来,并活得还不错的企业或店铺,至少有以下几点特征。

  深圳上梅林某街道有一家已经在上梅林经营了十八年的小店铺。此次疫情之下,这家小店铺直至4月才正式开门迎客,且房东并未帮忙减少房租,但这家小店却鲜受影响。

  “我们也受到疫情影响,但比较小,因为我们客户中80%是老客户,疫情期间主要靠老客户支持,他们都了解我们店商品品质、价格,所以很多直接通过微信等下单。”这位店主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对于自己的经营秘诀,这位店主开诚布公,“我们的衣服性价比高,品质好,卖得也便宜。”据她透露,其所经营的门店产品零售价一般比进货价高20%-30%,这中间还包括了房租费用、人力成本等所有费用,而市场上将服装零售价较批发价提高百分之百甚至几倍的服装人不在少数。

  “卖太高了没意义,因为顾客买一件发现自己买贵或不值后,就再也不会光顾了。”店主说,有的还是街坊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做长久的生意靠的就是老客户,当然她也并不反对大型商业广场中的高价经营商业模式,“它们房租、人力成本更高”。

  除这点外,巧抓客户需求,同时适当扩充产品层次,以满足更多客户需求也是这家店铺店主经营秘诀之一。

  她介绍,她主要从深圳某批发市场进货,该市场货源集中于中高端市场,她通常会从市场中挑选出客户可能喜欢的款式去销售,同时她也会适当补充一些中低端市场货源,以满足这部分客户需求,毕竟她所经营门店位处社区,各种层次的消费人群都有。

  有意思的是,也许这家店主还有一个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特长:真诚。当笔者在该店购买的一件非常喜欢的衣服首次穿着后被误洗手感变差后,笔者提出有意再购买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时,店主真诚地劝笔者说:“不你同一款式衣服购买两件,这件衣服只是手感差点,后续会慢慢变好,而且秋季我们还会上更多漂亮的款式。”

  言行举止之间,这位店主在销售的同时,已把客户当朋友对待,为顾客着想,而不是为了赚取短期利益。

  小店铺如此,企业经营是否也有相通之处?当然,每个服装生意人,或许有自己熟练的一套经营之道,也不排除长期以高利润居久者,但高利润背后,一定有它别具一格的个性,比如衣服为原创设计品牌服装,再比如衣服面料独特等等。

  国内某高端女装上市公司,其毛利率长期保持在65%以上。当谈及公司毛利率高、产品定价较高时,该公司董事长曾向笔者表示,“我们的产品毛利率其实不算高,因为后续服装业的竞争将集中于品牌、设计、面料等,公司作为长期注重品牌、设计等的企业产品竞争力会越来越强,服装价格还会更高。”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