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蔡�談單獨二胎:未來人口數量少才是中國發展
发表时间:2020-10-03 00:27

  1月23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蔡�在參加冬季達沃斯論壇鳳凰早餐會上,接受鳳凰財經采訪時表示,未來人口數量少,人口結構失調,才是中國發展的大障礙。

  他表示,第一是說從政策上講,計劃生育政策是個國策,但計劃生育不等于一胎,我們事實上過去我們也不是一胎,按條件按政策只能生一胎只有百分之四十幾,很大的一個,最大的一部分應該差不多一半的人,其實符合生育一胎半,還有甚至有兩三個,甚至有特別小的是三胎,這是一個需要大家,第二就是說人口生育率的下降,是必然的,社會發展有個階段,他必然要下降,你別以為放開了他就一定要生,就是按照其他國家的經驗,他們的下降速度其實比我們還快。

  蔡�:這不是挺好的一步嘛,就是三中全會講逐步調整,完善政策,逐步調整完善政策,就不是這一步我理解,但是這一步雖然小,總體效果不會特別大,但是也就恰好他比較穩,決策者會有一些信心,第二步就比較快。

  蔡�:我倒不覺得,應該說這個利益其實不是特別厲害,還是一個部門的工作人員工作職能,因為這里不涉及大的機構變動,因為機構變動在先,和我調整政策沒有關系,我覺得他主要的問題還是有擔心,現在不是說會生特別多,但是會擔心就說會不會有一個集中,擠壓在一塊。

  蔡�:對,這里頭其實你問兩個問題,就是說第一,集中到底有多少,這個可能又不能假設,因為你事先沒法知道符合條件人的生育意願到底多強,不知道這點,但是有各種各樣,但是不是現實的,所以大家都只是估計而已,但是在最大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會造成什麼難題,這是第二個,就是說有人擔心公共服務跟不上,接生啊,婦幼保健什麼,但是呢,我們總的來說,我也跟一些我們的同行講,他覺得即使在生育最集中的情況下也不會有特別擔心的情況,因為中國的醫療還是挺強的。

  蔡�:這觀念可能是一個,我覺得我們這些人做的還不夠,未來人口數量少,人口結構失調,才是中國發展的大障礙。

  蔡�:我覺得應該宣傳兩個,第一是說從政策上講,計劃生育政策是個國策,但計劃生育不等于一胎,我們事實上過去我們也不是一胎,按條件按政策只能生一胎只有百分之四十幾,很大的一個,最大的一部分應該差不多一半的人,其實符合生育一胎半,還有甚至有兩三個,甚至有特別小的是三胎,這是一個需要大家,第二就是說人口生育率的下降,是必然的,社會發展有個階段,他必然要下降,你別以為放開了他就一定要生,就是按照其他國家的經驗,他們的下降速度其實比我們還快。

  蔡�:其實這很低,后來發現華人社會生育率一旦下降,其實比下降速度要快,而且生育率還低,因為像我們的台灣,都是意向,新加坡就華人社會,甚至在一些發達國家的華人社區生育率都很低,這個不可避免,就是說既不要擔心會造成擠壓式的大幅度的人口增長,但是反而要擔心說你放了人家不生了,你想調口結構的意願達不到。

  第三個應該讓大家就說未來其實未來的競爭其實是人的競爭,是人力資本的競爭,人力資本競爭首先要有好的人口結構,不能都是老年人,那個時候哪個國家人口相對年輕一些,勞動年齡人口相對比較高一些,競爭力高一些,就是你的發展教育,把人力把人口資源變力資本。

  鳳凰財經:您認為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其實人口人力資源本來就是一個基本的一個生產要素。

  蔡�:我覺得主要還是教育,教育和培訓兩個,因為教育是指我們新增的勞動力,他們不斷的在成長出來,到受教育階段,你要保証教育,保証教育現在我們已經做到P4%的平均教育支出,但是這個比重第一並不高,第二他資源配置不均等,他的教育效率是不高的,如果所有錢都花在你身上,你是會遞減的,但是我資源不足,我本來是有巨大潛力提高勞動生產率和教育,但是沒有得到這樣一種資源,這個現在我們就看,現在人力資本是一個叫終身就終身教育,也就是說是從孩子到老。

  蔡�:對,我們中國現在也開始了,也關注了這個,就是早期的教育,其中包括他們的基本教育,這個我們農村嚴重的不足,普遍對他們還是說智力測驗,成績的檢驗,都是大大的太低了,這是我們人力資源的損失,除此之外,你知道現在勞動力市場很繁榮,農民工可以很容易找到工作,工資年年漲,造成一種叫我叫它勞動力市場失靈,就是給一個信號,這個勞動力市場不需要很高的。。

  鳳凰財經:除了剛才市場失靈,市場失靈就說你在制度上來說,人力資源更好的流動也是發揮它這個時間上更好資源配置的一個前提條件。

  蔡�:流動才能配置,你不流動就是一個僵硬的配置,你就沒有改進消費的機會,同時你不流動不知力資本是有回報的,覺得首先要戶籍制度才可能人們願意接受教育,所以我覺得在這個階段有市場失靈的情況下,應該以的行為來補充,也就是說應該,我現在直接認為就是說你要有一點硬的,因為現在我們說學前教育也提到了,高中普及也提到,但是這都不過硬,真正是說你要讓人們受教育不要有太高的直接費用支出,我們家庭的支出在義務教育上的比重太高。

  蔡�:對中國來說第一不是絕對的緊缺,我們中國有錢,為什麼不能夠在教育上做好,第二是你在越是有限的資源,你越應該最有效的來配置,所以最有效的配置就是說把差別消除就是最有效的,就大的都提高配置效率,所以我覺得現在重要的是第一步,其實主要針對是農村,貧困家庭,也就是把高中教育納入義務教育階段,這樣至少沒有直接費用支出的,第二,把學前教育有一段,比如說兩年,或者三年,把它也變成義務教育,這樣的話就讓那些收入低一些的,我們中國人還是願意教育的,他只不過硬約束的沒有這種資源。

  蔡�:沒有,義務教育是教育經濟學的研究,大家都公認了,隨著你教育階段的變化,從學前到義務教育,到一般的教育,到高等教育,它的社會收益率是下降的,什麼意思呢?因為你受教育有兩種社會效益,一種你自己得到了,學歷幫你掙得多,你才能在工資里體現,但是你給社會帶來的效益,你沒有得到它,但是社會得到了,全社會得到了,生產力提高,人民的品質提高,犯罪率降低,這個東西是國家得到了,這個叫外部性,外部性誰掏錢,公眾掏錢,得出來的結論是學前教育的社會收益率是最高的,所以就應該是讓社會來買單,讓買單,所以我覺得延長義務教育階段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

  鳳凰財經:就是從資源配置上,現在人力資源配置上是不是戶籍制度還是需要再進一步的改進,就從人力資源配置上,戶籍制度是不是也需要改進?

  蔡�:對,因為你沒有讓農民工預期我是一個終身的勞動時間,我從20歲,受完了教育20來歲我可以干到至少60歲,但是你只是說你最終不會在城市待下去,你享受不了基本生活,所以他們把他們的終身勞動時間節壓縮的,壓縮的結果就希望盡可能的早一點到勞動力市場,市場信號很好,然后感到40歲就完了,所以我覺得給他們均等的公共服務,良好的預期,長期的穩定的預期,然后咱們可以願意在人生早期階段做一些基本支出,再一個你穩定了以后他就不要天天跳槽了,因為我們勞動力的存量重要,人力資本存量還是不足的,這些也不會再,中國也沒有回爐,所以要通過培訓,但是現在他沒有這些培訓,企業也不用培訓,因為我培訓完了農民工跳槽率非常高,今天在你這,明天就跑到另一個地方了,所以他願意接受培訓,企業願意提供培訓也是一個重要的,這就要求勞動力是穩定的,人是預期是成為市民才能做到這一點,所以戶籍制度對于人力資本的培養也常重要,未來中國靠就是人力資本,想要生產力提高,科技創新,這都是制度的創新,靠人力資本,而且不光是最高的,人家普通工人他能夠把你新的科技變成實實在在工藝上的進步、設計。

  蔡�:說穿了我們有的時候會說未來或者有的時間是靠技術進步、科技創新,什麼趕上第幾次科技,但是所有東西都體現在人力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