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政策 > > 正文
【援彝干部代荣龙】不负时代重托 无悔援彝岁月
发表时间:2021-01-19 17:24

  “2018年美姑县依果觉乡两个村退出贫困村,2019年两个村退出贫困村,今年要奋力实现四个村退出贫困村。”自从2018年主动请缨,加入内江凉山州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挂职凉山州美姑县依果觉乡禁毒防艾副、乡综合帮扶工作队副队长、临时党支部副以来,隆昌法院援彝代荣龙就把责任和扛在了肩上。他一心一意为彝族干实事、办好事,赢得了当地群众的广泛赞誉,2019年,他被省高院评为全省法院援彝工作先进个人。

  近日,在凉山州脱贫攻坚帮扶干部人才表扬大会上,代荣龙被凉山州委、州和美姑县委、县评为“全州优秀帮扶队员”、“全县禁毒工作先进个人”并予以通报表扬。

  ��认线日,对代荣龙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他告别妻儿,背上行囊,远赴凉山州参与脱贫攻坚工作。时年36岁的代荣龙是隆昌市执行局审判员,当接到全省法院系统选派援彝干部的通知时,代荣龙毫不犹豫报了名。他只有一个念头: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为大山深处的彝族做点事,为脱贫攻坚贡献个人力量。

  他这一走,照顾孩子和老人的重担全落在妻子身上。女儿才两岁多,母亲年事已高,但深明的妻子却把不舍和担忧深埋心底,选择了支持,“你只管去,家里交给我!”

  代荣龙所挂职的依果觉乡位于凉山州美姑县北部,海拔2270米至3855米,属典型彝族集聚区,99.9%人口为彝族,全乡12个村里有11个贫困村,超过三分之一人口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挂职期间,代荣龙主抓依果觉乡禁毒工作,并负责乡综合帮扶工作队综合管理,带领队员们配合做好各项综合帮扶工作。初进大凉山,随处可见的塌方泥石流、强烈的高原反应、拥挤嘈杂的大通铺、饭桌上顿顿必见的土豆、三天两头的停水停电,差点把这个年轻的小伙儿打垮了。

  但看到当地村民渴望的眼神,想到临出发时领导殷切的嘱托,他又抖擞了,投入到工作中。当他进村入户时,听到彝族用蹩脚的川话说,“你们辛苦了”,以及彝语“卡沙沙(谢谢)”“兹莫格尼 (吉祥如意)”, 代荣龙的干劲就更足了。

  “扶贫先扶智。”帮扶两年来,代荣龙更加深刻理解了这句话。凉山穷,“穷根”在思想观念上。当地居民居住的主要是土坯房,年久失修,人畜共居是常见现象。为了改善彝族群众居住条件,当地大力建设彝家新寨。这个项目,国家给予户均补贴4万元,其余需要居民自筹或通过扶贫小额贷款,有补贴,大家都双手欢迎,但一说到要自掏腰包,有些群众就不干了,不配合工作。

  2018年,当年计划退出的依果觉乡瓦尼窝村8户建档立卡户参与彝家新寨建设,致使该村面临年底无法通过脱贫州级验收的窘境。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刚到凉山不久的代荣龙,带领工作队队员组成突击队,三次上门做群众思想工作和协调建设用地。

  来彝区之前,代荣龙买了很多关于彝区风俗的相关书籍,了解到一些工作方法。他发现,当地奉行家支文化,通过有影响力的家支,可以很顺利开展群众工作。

  工作队队长是彝族人,叫吉克左格,吉克家支在依果觉乡算一个大家支,比较有影响力。代荣龙通过吉克家支不断给居民们宣讲党的政策,最终他们参加了彝家新寨建设,为该村年底通过脱贫验收提供了条件。

  除此之外,当地落后的思想观念也带来一些,给脱贫攻坚带来方方面面的影响。在当地,一家三个孩子是标配,五六个以上是常态。家长教育观念淡薄,一些孩子早早辍学当童工。一些小孩几公里山上村幼,但也不是真正意义的上村幼,而是为了一天下午三点放学的时候能免费得到一盒牛奶和一盒饼干。工作之余,代荣龙经常和帮扶队员带着礼物到幼儿园慰问,宣讲读书的好处。代荣龙的车上时刻都放着零食,不管走到什么地方,他都会主动把好吃的东西分享给他们,让他们填饱肚子。

  在依果觉乡,代荣龙联系了9户贫困户35人。在落实各项帮扶政策基础上,他时常入户,教他们打扫卫生、洗手洗脸、叠被子等,并自购物资送给他们,努力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

  他还组织开展了覆盖全乡12个村的“千村万户”禁毒大宣讲,为彝族以购代捐1.2万元,为孩子们送学习用品、衣物,争取资金,在依果觉乡四季吉村发展绵羊项目,预计年人均纯收入能增加200元……挂职的日子里,代荣龙用他的实际行动践行着来时的初心。

  在代荣龙和队员们的努力下,不到半年,依果觉乡禁毒工作就有了较大起色。在美姑县下辖36个乡镇的禁毒工作考核排名中,依果觉乡从原来的最末位一举跃升至前列。

  在凉山扶贫的日子,代荣龙的足迹遍布全乡12个村,留下了一个个感人的帮扶故事。其中,最为当地群众称道的,要数去年3月,他带领工作队队员救助洪觉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吉布支铁的儿子吉布里服的事。

  吉布里服,一个16岁的孩子,本该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阳光少年。却因为腹部一个小手术后,回家没人照顾,致使伤口感染,严重到肠断腐烂。他很小母亲就离家出走,父亲酗酒成瘾,连儿子的死活也不管。

  第一次见到吉布里服,代荣龙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生命的无奈和的,“一定要救救这孩子!”代荣龙四处奔走,向乡党委汇报情况,向所在单位告急,向求助,他发动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同事为吉布里服募捐。他要用尽洪荒之力,这个可怜的孩子。

  “因为穷,这娃儿我们只有放弃治疗了,以为只有等死了,是你们帮扶干部救了他,娃儿有救了,谢谢你们!太感谢了!”去医院时,吉布里服的伯伯吉布羊铁紧紧握住代荣龙的手,满含热泪地道谢,了在场所有人。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后,吉布里服病情逐渐缓和,转回当地医院救治,从死神手里逃过一劫。

  快三年了,依果觉乡嶙峋的山崖小上,深山里的晨曦晚照中,经常闪现着代荣龙的身影。他经常一两个月也回不了一次家,其间,还曾山体滑坡,差点发生意外。但什么也改变不了他援彝的初心,“我希望3年后我们走的时候,能给他们留下点什么,影响点什么,也算是做了一点贡献。

  援彝之任重而道远,援彝干部肩负责任与,代荣龙用不畏艰险、勇攀高峰的长征,在援彝之上一步一个脚印,不断书写着援彝工作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