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要闻 > > 正文
可怜的中国纺织人才注定的中国纺织业
发表时间:2019-12-27 18:16

  曾经的中国纺织业,集中了社会大量的优秀人才,同时也为社会培养的大量的合格优秀的拥有工业意识的工人,在中国的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的进程中,发挥了不可代替的历史责任。

  纺织业,曾经也是我国的尖端制造业,被整个社会关注,吸引优秀人才投身其中。马克思写《资本论》的时候,也以纺织业的生产效率为评判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标准。

  社会的发展可谓日新月异,这句话在中国,尤为明显,也让置身于其中的人(其中一个是我),感觉得尤为强烈。

  各大纺织院校的改名,对纺织二字避之则吉,包括我母校中国纺织大学改名为东华大学,唯一保留纺织字眼的武汉纺织大学没有改名的原因,竟然是武汉科技大学的名字已经被占用,整个中国学术界,以沾上纺织为耻!

  纺织院校的应届毕业生,极少人去进入纺织工业,绝大部分要么转行,要么去了纺织商业。我自己本人,就应该可能是近二十年的东华大学毕业生里面,唯一一个毕业后,一直在纺纱工厂从事生产技术和管理的校友了。

  今年的半导体行业的应届毕业工程类硕士生,待遇大概20-30万左右,我可以告诉各位,整个中国纺织业,不负责销售、也没有原始投资(其实就是老板嘛)的工程类各种人才,年薪超过30万的,绝对不超过500人,没错,范围是整个中国,而且绝大部分集中在最顶端那那几个纺织集团内部。而且,如果只算纺和织,不算染整的线人。

  这什么鬼行业?真让人感觉没有出头之日的,所以现在没有多少个纺织从业人员,期待自己的子女以后从事纺织行业。

  真够可怜的,半导体行业一年招聘的年薪超30万的毕业生,都超过这个数了,甚至就华为一家公司,一年新招聘年薪超30万的应届毕业生,就超过这个数了,中国纺织人才,的确够可怜的。

  基本是社会招聘中最低的待遇水平,当然没啥优秀人才进入纺织业了,导致各种西里古怪的基本工业常识都不懂,我经常在一些行家的纺厂里面看到一些违反基本工业常识的操作,例如把皮辊整个丢进水桶刷洗,例如用高压气体清理电柜,例如带着手套工作,等等,连基本工业常识都不懂,哪里有可能把事情做好?

  我见过帮老板管理着7万锭的生产厂长,收着含保险四千多块月薪,扣除保险之后只有三千多,迫于生活压力,求老板调去做销售,没办法,人都要养家糊口。

  我见过能能综合管理一家5万锭的纺厂的生产厂长,质量水平远超5%,地区领先,那个地区同行行家连跟他竞争的念头都生不出来,这样的人才,要求老板给一万月薪的待遇,老板不同意,这位厂长负气出走,之后工厂质量水平大规模下滑。

  我见过纺织业上市公司总经理,年薪就是几十万而已,滚你的,其他行业的上市公司总经理,年薪没有几百万,你好意思上市么?

  甚至包括我自己,作为可能是国内最后一个老国企方式培养出来的纺纱全面技术管理人员,在没有负责销售之前,月薪也没有超过一万。

  现在还进纺织业的年轻毕业生,或者年轻人员,基本是肯定有些什么个人问题,才会迫于无奈进入这个行业,要么是学历很低,其他行业不接收,要么是家人必须照顾,只能找个离家近的工作,或者是什么其他原因,反正就绝对不是因为纺织业有前途,投身纺织作为终身事业,成就行业成就公司同时成就自己。

  纺织业跟社会其他行业的人才争夺中,已经全面落败,别说是抢应届毕业生了,应届毕业生就不想进纺织业,更别说从别的行业中吸引优秀人才,就连保有纺织业内部优秀人才的能力,都非常薄弱。

  就是这些老板的观念中,对设备的重视超过对人才的重视。普遍存在的现象是,花大价钱购买先进设备的时候毫不手软,都要最好的,但是对人才,尤其是刚毕业的优秀应届毕业生却重视程度不够,意识不到优秀人才和企业是相互成就的,优秀人才创造的价值上限也会远远高于设备的花销(引用自宁南山)。

  我见过在全套正版乌斯特(不是长岭或其他)实验室,工作人员是一个是初中未毕业的孩子,刚进厂一年不到,就一个人。

  现在的国内纺织业工厂,可能是悬殊最少的行业(不算老板),基层工人、中层管理者,高层领导,之间的待遇差异非常小,甚至很多工厂的中层管理者的待遇低于基层工人,导致人才培养晋升通道完全封死,这种现象非常普遍。

  整个中国纺织产业,无论是从事产业的生产机构,还是从事教育的学校,还是从事科研的研究机构,都充满对纺织高端人才的轻视,甚至对纺织就是轻视,甚至对纺织这字眼的避之则吉。

  中国纺织业是完成了为社会培养合格的工业人员的历史,所以被用完即弃?还是自以为纺织业生命力强盛,怎么都不会死?这些我无从得知。

  但我很清楚,中国有可能成为半导体强国,虽然现在还远远不是,连半导体大国都不是,但中国不可能成为纺织强国,因为中国的纺织人才,已经出现明显的断代,就算现在开始重新重视纺织业人才的培养,20年的人才断代,也是无法弥补的产业伤痕,何况,这断代,还在不断扩大,毫无停止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