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要闻 > > 正文
被的命运--委拉斯凯兹的《纺织女
发表时间:2020-03-19 17:25

  看画的人总是会揣测画家作画的意图。然而,历史上大多数画家只是被视为工匠,作画的内容也是依据委托人的要求。如今的艺术家地斟酌作品的标题,那是因为作品主题会很大地影响作品的评价,而且他们自己对于作品要表达的东西也很有自主权。换作两百年前以前,王宫贵胄向画家订购的时候已经说好要求了,酬劳是以画幅大小和材料贵重程度来决定的,所以,那个年代的画家对于画什么,还真没什么决定权。

  因此,大多数的画都画了类似的内容,这并不一定是画家的本意。那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膜拜画家?因为尽管画的内容体现的是客户的意愿,画的本身体现的是却画家的审美。油画里面的希腊故事,最能体现这一点。故事本来就是人想象出来的,既然都是没有的事,画家就可以在画中加入自己对故事的解释,这就是为什么同一个故事的画可以有这么多不同的版本。雷同的画面最终被忘却;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在于其对故事独特的阐释。接下来说说委拉斯凯兹是怎样用独一无二的方式来描述雅典娜和阿拉克涅的故事,并且成功地让他的画拥有无限广阔的内涵。

  几乎每个人都听过雅典娜这个名字,她是希腊里的智慧,同时也掌管战争,手工艺和艺术,因此她纺织的技能也很棒。故事里有个叫阿拉克涅(Arachne)的姑娘,也有一双纺织的巧手,她纺织得又快又精美,远近的神仙都慕名而来观赏。姑娘非常自豪,她甚至地说,我的纺织比得过雅典娜的。听到了以后,非常生气,但是她决定给姑娘一个机会。雅典娜装扮成老妇人来到姑娘工作的作坊,和她说:“你是个,难道真的认为你的纺织能和相比吗?听老人家的话,神灵不可啊”。姑娘完全没听进去,反而说“我绝对可以和一决高下”。这时完全怒了,立马现身,接受阿拉克涅的挑战。于是姑娘和分别制作了精美的挂毯,结果竟然不分上下。但最让生气的是挂毯的内容:编织的挂毯神明的伟大,而姑娘的挂毯却揭露神的。雅典娜怒火中烧,用手中的梭子打阿拉克涅(这么厉害,为什么像泼妇骂街,难道不要形象了嘛)。姑娘一肚子憋屈,但是对手是呀,简直是投诉无门,一气之下用纺纱吊死自尽。这时雅典娜大发慈悲把姑娘复活了,但作为代价,阿拉克涅会作为蜘蛛活下去,从此都要织网(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的报复)。Arachne这个词在希腊语里面就是蜘蛛的意思。

  我最喜欢的是委拉斯凯兹画的这幅《阿拉克涅的寓言》。这一幅也是在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看到的,是一幅高一米多、宽两米多的巨幅油画。这幅画和画家另一幅名作《宫娥》一样,有说不完的故事。画家受当时西班牙国王身边的一个贵人所托创作了这幅画,但具体的委托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一无所知。既然无法得知画家的意图到底有多大程度地参与其中,我们干脆展开最大胆的猜想,对这幅画作千百种解释都不为过。事实也的确如此,《阿拉克涅的寓言》和《宫娥》,被称为委拉斯凯兹最神秘的两幅画,而且也是艺术史上吸引评论最多的其中两幅画。

  以前的画家不给作品起标题,因为没有必要。这些油画作为或贵族的家产,由家仆负责整理,这时为了方便写目录,就会安一个名字。这些家仆不一定很有文化,这很正常,于是他们安的名字有时文不对题,或者完全是错的。委拉斯凯兹的这幅画,被标作为《纺织女》。于是,这幅画本来应该是雅典娜和阿拉克涅,却在好几百年的时间里面,一直被认为是马德里圣伊莎贝拉纺织厂的纺织女工!

  第一眼看,这场景灯光,女工衣服简朴,熟练地劳作,远处灯火明亮处挂着挂毯的成品,好像有一些夫人小姐前来买挂毯,恩,的确就是个纺织工纺。大家在画家去世三百年间也都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一个艺术史学家认出来,这分明就是希腊里面说的阿拉克涅的寓言啊!

  委拉斯凯兹在这幅画里展现了两个场景,分别是故事中两个瞬间,这种方式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委拉斯凯兹玩这个画中画的把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第一个场景是前景,编织赛开始之前,雅典娜装扮成老妇人前去拜访阿拉克涅,让她收回之话。左边老妇人是雅典娜假扮的,这是从画面的一个很有违和感的细节看出来的:老妇面容虽苍老,但露出的白皙的小腿和脚却显得很年轻,和黄蜡色的脸明显不搭。老妇人纺纱线,转动轮子的同时也是在转动阿拉克涅的命运之轮。

  右边的穿着白色上衣蓝色裙子的姑娘就是阿拉克涅,她正在织纱,她的命运此时已无法回转,她的余生都要作为蜘蛛孜孜不倦地织网,她手中的纱线,纤细得就像命运之网。画家故意不画出阿拉克涅的脸,因此安排了一个背对着观众的姿势,但是画出姑娘优雅的手势。

  第二个场景是背景,是雅典娜与阿拉克涅命运对决的结果。左边出现了一个身穿头盔铠甲的女性,旁边还出现了大提琴,这一定是雅典娜了。因为雅典娜是防御战争之神,全副武装是她标志性的装扮,而她同时又是音乐之神,大提琴就是她的圣物。背景的中央是可怜的阿拉克涅,她还摆着胜利的姿势,骄傲地展示她的挂毯,一点也没有要认输的意思。她纺织的挂毯在画面正中间,内容是之王宙斯诱拐了女孩欧罗巴。她这样毫不忌讳地揭露了神的,加上她的傲慢,完全惹毛了,于是雅典娜在一旁举起手臂,有判决的意味,好像下一个瞬间就要惩罚她了。

  画面的这两个部分的分界,就是那两级台阶。背景的地板高了两个台阶,出现了一个凹进去的室内,这简直就是舞台的构造啊。凹室里光亮度大增,和前景中的昏暗完全不同。前景和背景展现的是故事的开头和结尾,但是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这根本不可能同时发生。所以,这只能解释为是真实与虚幻的区别:台阶下是朴实的纺织工作,是舞的现实;台阶上是辉煌的现身,是打光的舞台上不真实的瞬间。一个是命运的安排--纺织命运之线,一个是命运的裁决--裁断命运之线。

  中间的那个挂毯的原型是文艺复兴绘画大师提香的作品《欧罗巴的》,原画是这样的。委拉斯凯兹是在向大师致敬吗?其实不然。

  阿拉克涅这个故事看似在说傲慢是致命的,其实反映了向的抵抗。委拉斯凯兹借用提香的画作为阿拉克涅的织毯作品,代表的是向权威的挑战。委拉斯凯兹所在的时期,艺术家被视为靠手艺谋生的一群人,和铁匠裁缝没什么区别。相比于文学和哲学,绘画不被视为的追求。而当时西班牙的天主对艺术的控制,这意味着艺术家只有非常小的空间,因此委拉斯凯兹的职业注定要他的个人表达。然而他的作品,在一个狭小的夹缝中迸射出个人意志的火光,而出。尽管那时候大部分的绘画创作的初衷是要养家糊口,但伟大的创作总是源于凡俗,又超乎于凡俗,委拉斯凯兹就是这样的画家。

  之前提到,这幅画之前一直被误以为是普通纺织厂的纺织女。其实,画中的象征挺明显的,铠甲、头盔和大提琴都是雅典娜的标志,再说正常贵妇人怎么会穿着铠甲去挂毯店买东西?居然之前的几百年都没有人认出雅典娜?又或者是曾经有人抱有疑问?权威一旦被认定,便很难被反驳,所以即使有人有别的想法,也不会轻易挑战权威的。故事中的阿拉克涅勇敢自信地挑战权威,和这幅画因为权威的而被的命运,放在一起,真有一种莫名的。

  然而,不要忘记,故事的结局,阿拉克涅变成了蜘蛛,这种生物颇受人厌恶,所以这结局简直就是坏透了。所以呢,当然可以挑战神灵,但后果自负;当然也可以挑战权威,后果也请自负。命运赋予了人足够多的,但是都伴随着代价。人可以改变命运,但是真正的命运,或许早有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