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要闻 > > 正文
名画纺织女工鉴赏
发表时间:2020-05-02 18:48

  委拉斯贵支是十七世纪西班牙的宫廷画师,他晚年的重要作品《纺织女》绘于1657年,描述的是马德里皇家织造厂的场景。

  《纺织女》采用对称式构图,并将画面空间分为两个部分。前景部分描绘的是纺织女工的工作场景,以中间一位女工(女五)为中心,另外四位纺织女工呈对称格局排开。后景部分描绘的是几位宫廷贵妇在观赏纺织品的场景,并以纺织品上描绘的纺织少女阿莱莘e799bee5baa6e997aee7ad94e78988e69d1为中心,三位宫廷贵妇与纺织品中的技艺巴拉斯呈对称格局排开,从而使前景与后景的空间格局相互对应。

  《纺织女》的明暗对比强烈,从前景到后景的明暗层次分明。前景部分整体呈暗色调,前景的前半部分被光线,使纺织女工、纺织工具及毛线球极富有立体感,并在右边的纺织女工(女一)的上侧身形成高光。前景的后半部分与后景的相接处为暗色调,使整个空间的透视感增强。后景部分整体呈亮色调,大部分处于光线的照射之中,并在纺织少女阿莱莘(纺织品中)的上身形成高光,使其与前景部分的纺织女工(女一)相对应。

  《纺织女》中人物造型饱满,富有立体感,人物的衣着与当时的服饰相同,极富现实性。作品中的丰富色彩主要体现在人物的衣着,前景右面的穿着白色上衣的女工(女一),是高光反射的色彩基调。而下半身的暗绿色的裙子与周围女工的红色衣着形成强烈对比,使其显得更加与众不同。而前景部分中几位女工衣着服饰的白色,点缀着作品前景画面的各个部分,使前景极富有韵律感。后景部分的画面,三位女贵妇人身着红、黄、蓝不同颜色的服饰,三原色的并置形成强烈的色彩反差,使作品的后景画面具有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力。在后景中三位女贵妇人衣着服饰的色彩,与纺织品中的红、白色部分,共同构成了后景画面的韵律空间。

  作品中委拉斯贵支的笔触清晰可见,对人物的边缘轮廓的描绘较为模糊,使其同周围画面背景的大色调与氛围相互融合,形成一个连续的整体。画面前景前半部分左边的老女工(女三)的黑色服饰与前景后半部分的暗背景融为一体,给人一种从暗景中凸显出的动态感。画面前景部分最右边的女工(女四),身体的另一部分置在暗处,而女工前倾的姿态给观众一种时间性暗示(女工正在搬运着箩筐进入到这个房间里)。

  《纺织女》中透视法的运用,使画面的深度沿对角线延伸,最后聚集在纺织品中阿莱莘的身上(白色上半身)。而前景与后景“明—暗—明”的大色调关系,以及前景与后景之间的阶梯,是画面的深度具有了连续性。在朝着远离观众的方向深度延伸的过程中,物体表面的轮廓线就会变得不那么清晰。作品中人物造型对于观者来说是“的”,前景部分中的五位女工中有三位以正面姿态对着观众,在远处的后景中墙上的纺织品清晰可见,有一位贵妇人回首观望,从她观望的视角中可以看出,她正在面对着观者而不是前景中的女工。作者精妙的设计给观众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画面中人物好像是为观众而存在的,像一场正在上演的舞台剧。

  委拉斯贵支对作品中各部分关系的处理是多样而又统一的,各部分的细节描绘细致入微,但又被融入整体中:前景两位女工(女二、女三)相呼应的动作(暗示着交流)以及她们的服饰与周围背景的色彩的对应搭配;画面前景中部女工(女五)与画面前景右侧女工(女一)的明暗与服饰色彩的对比;画面前景最右侧女工(女四)的半镶入式呈现;画面前景右侧纺织女工(女一)与后景纺织品中阿拉莘的相互对应(明度、手势);后景三位贵妇人的服饰色彩关系以及右边贵妇的回首张望;前景中的纺织车、梯子、墙上的丝线与后景中右边贵妇的衣着、墙上的纺织品镶边的调对应等等。所有的一切都使整个画面处在隐含的内在的联系中,相互交织、相互依存且不可分离。使整个画面的各个部分统一于整体之中。作品的构图平衡,人物造型比例适当,画面色彩、明暗节奏感很强。

  委拉斯贵支的《纺织女》是十七世纪巴洛克风格的典型作品,作品在许多方面都体现着巴洛克绘画的各种特征:着重强化人的主题。用透视方法使画面空间向纵深无限扩展,达到构图的性、扩展性的效果;强化人的肌体的活力与强壮,刻意追求画面的戏剧性效果、运动感,把现实与相结合,使画面达到一种超然的艺术表现效果;强调感观刺激,色彩上力求华丽、夺目。这些特征在作品中表现的十分明显,委拉斯贵支不愧是西班牙巴洛克风格的绘画大师。

  委拉斯贵支1624年进宫廷到1660年去世,度过了32年的宫廷画家生涯。综观委拉斯贵支一生的创作,他最伟大的成就并不在于展现西班牙宫廷的奢华生活,而在于他始终没有放弃他在绘画作品中对真实的描绘,特别是对下层社会人物的表现。“真实”在委拉斯贵支的绘画作品中占有重要,他的肖像画努力克服以前西班牙肖像画中人物矫作的姿态,着重人物的性格、本质和典型特征。他不去适合宫廷的口味,而是注重从审美角度、方面的刻化。委拉斯贵支另一个独特的方面,是他对色彩不断的探索和应用,他对色彩及色彩关系形成问题的出色把握,使他被印象主义画家誉为“最伟大的画家”。

  十七世纪的西班牙,在方面是一个教、法庭于一切的国家,绘画艺术几乎完全被皇室贵族和天主垄断,因此绘画的类型以神像画、肖像画居多。在经济方面,依靠强有力的航海术,西班牙的航海贸易十分发达,使的西班牙具有相当开化的意识,人们的思想行为比较,同时受到周边国家文化艺术的影响,促使本国先进文化的尽快发展。在社会方面,西班牙是个教与并存的国家,国家的财富集中于和王室贵族掌控中,西班牙的需要各种各样的税务,生活十分艰苦。这些社会背景支配着委拉斯贵支的绘画创作,他的作品也多为肖像画,而对下层人民的描绘,是他的作品中重要的题材。在技法与风格方面受到西班牙传统艺术的影响很少,外来的影响在作品中表现的犹为突出。

  是委拉斯贵支晚年最重要的作品之一。画的是皇家织毯厂的工作间。画家在这幅画中主要描绘了织造厂纺纱女工的劳动,这五个不同年龄的女工用她们的辛勤汗水和聪明才智创造出一件件艺术珍品,而她们自己则一身贫困,衣衫不整。其中画面右边着白衣蓝裙的青年女工是欧洲古典绘画中表现劳动妇女的典型形象,与后来法国画家米勒创造的农妇形象具有同样的艺术魅力。与纺纱女工相对的成品间内,一群宫廷贵妇正在悠闲地欣赏织造好的壁毯。她们的养尊处优与纺织女工的繁忙疲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画家这种地安排,加重了这画的社会意义,表现了画家对下层人民的特殊感情。这幅作品色彩极为丰富,在明暗、笔触的运用上构成了有节奏的变化和韵律感。正如家所说的那样:“每一笔触都是真理的典范。”

  绘画内容分为前景:社会下层的劳动者,远景:一群正知在试衣和欣赏挂毯的贵妇们。画面的正中心通过一道拱门来俩个世界。

  在前景中绘画的劳动者们,以画面最右边身穿白衣女子形象最为经典,作者采用对光线的巧妙处理,将画面中心凸显出来。为了道更加突出对比,作者向卡拉瓦乔学习光线的处理(”酒窖光线“),将前景的劳动者们隐藏在之中,将光线聚焦在白衣女子身上,更凸显形象。

  :雅典娜把一个女子变成蜘蛛的故事,女子狂妄的对雅典娜说:”我的纺织技术能胜过你“。其中一个贵族女子回头看向正在劳动的纺织工人,产生身份上的对比。作者带有同情的劳动者人民的情感。侧面表达出”你穿的再华丽,也不是“美”的生产者,空有其表,只配充当背景”。外在美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