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要闻 > > 正文
一代赌王风云!最悲惨富三代的进击……
发表时间:2020-06-15 19:20

  5月26日,澳门赌王何鸿燊辞世,98岁的年纪,纵横港澳的传奇大佬落幕。很多人只对他家族的纷争感兴趣,好奇他的遗产将如何分配,后人会怎么缠斗,帝国又将何去何从?

  我们从一本传记《何鸿燊:不赌就是赢》里节选改编了部分内容,让大家能感受到一代赌王到底是怎样的。

  何鸿燊鼻梁高挺,五官立体,不似地道的中国人。这很正常,他爷爷的父亲叫何仕文,有一个中国人的名字但却是个地道的荷兰人,而且流着的血液。

  在那个冒险家盛行的年代,何仕文来到做买办,很成功,而他更成功的是养育出了杰出的儿子何启东(也称何东),的“第一任首富”。

  何启东也干买办,他还经营地产以及航运、纺织、酿酒等产业,也曾赞助康有为、孙中山等好友的社会变革与。何启东在商战中节节胜利,同时也与大员之间关系密切,长袖善舞“政商通吃”,鼎盛时,何氏一族是第一望族。

  何鸿燊的父亲何世光也很成功。虽然是一个富二代,却不是完全依赖家产的膏粱子弟,买办业务做得极为顺手,他家单是别墅,在岛上便星罗棋布。

  事业稳定之后,何世光每天在豪宅里炒股,妻子冼兴云管家,日子闲适安逸。在这样的氛围里,“赌王”诞生了。

  这孩子出世可把何世光给惊着了,感觉就是李靖看到了哪吒,据说是因为他有一条白色的脐带。据此,何世光认定此子不凡。

  何鸿燊7岁那年,何世光把他送到最著名的学校——皇仁书院读书。何鸿燊成绩很差,几乎每一科都垫底,但是人缘很好,因为他的零花钱永远花不完,而且出手阔绰。这种好日子,一直持续到他13岁那年。

  这一天,何鸿燊在家仆的陪同下回家,却看不见接送自己的洋车,仆人带着何鸿燊坐大巴回了家,他似乎意识到家里出事了。当晚,母亲跟他说,家里以后不再会有钱了,如果何鸿燊还这样不用功、不上进,那就只能出去打工赚钱了。

  1934年,大萧条还未结束,经济持续走低,有一天何鸿燊的叔叔何世亮的办公室里被人塞进来一封信,何世亮读过之后认为,这是股市的一个重要利好消息,他们可以借此发大财。于是,何家几兄弟绑在一起,开始豪赌。

  开始小赚,何家兄弟开始加大杠杆,压上全部身家不算还借了不少,但后来大亏,原来,所谓的股市消息是一个,专门来坑何家的,本来不难但何家兄弟还是着了道,何世亮饮弹自尽,二哥何世耀悬梁自尽,只剩下何世光一个人来烂摊子。

  何世光将所有的别墅房屋悉数卖掉,仍不能还清巨额债务,于是他选择逃离,何鸿燊的一生首次巨变。

  何世光南下躲债,带走了两个儿子,临行前,他说出了自己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留下的儿女能够专心读书,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何家东山再起。

  他所寄望的当然是何鸿燊。当时他带着白色脐带出生的传闻在港区远播,的人们都认为这孩子不一般。

  兄弟姐妹们先后外出务工,帮助养家糊口。冼兴云也问过何鸿燊,是愿意外出打工赚钱,还是愿意留在学校发奋读书?

  何鸿燊选择了后者。接下来的故事就是一个学渣励精图治变学霸的故事了,尽管从前的亲朋故友少人伸出援手,但在名绅周埈年的资助下,何鸿燊读完了中学且成绩优异,1939年考入大学。

  很多人考进大学就过起了纸醉金迷的日子,何鸿燊是个异类,不谈恋爱也不及时行乐,还是一门心思读书,他那时就知道,贫穷和的人不会有出,自己已经很穷了,如果再,那彻底没指望了。

  可惜这种日子也不长,抗战爆发,日军进驻,学生工人起来抗日,一张安静的书桌是没有了,何鸿燊也得战场。

  何甘棠没资助过何鸿燊,但早闻他的白脐带和学霸的名声,初见面时,祖孙俩抱头痛哭,何甘棠惭愧之余,也对这个侄孙也有了一丝敬佩,他对时局看得透彻,所以给何鸿燊指了一条:进军澳门。

  何甘棠把何鸿燊介绍给了一个日本人齐藤,齐藤能量很大,介绍他进入澳门首屈一指的商行——联昌公司。

  联昌公司是一家由中国、日本、葡萄牙三方合资的贸易公司,日本代表是齐藤,葡萄牙的代表是澳门经济局局长保罗,中国代表,则是的另一位富商梁基皓。

  ● 1、他认为既然做贸易,那就需要沟通,语言能力不能差,于是他就开始努力提升自己的英语、葡语能力,日语也能对付。

  ● 2、长得帅、会说话,大老板们去哪都愿意带着他,这时候他学霸的另一个能力就体现出来了,那就是超强的记忆力。联昌为方便老板与工作人员沟通,内部安装了许多电话,外部很多合作伙伴也需要电话沟通,不论什么号码,何鸿燊基本都能随口报出,这能力现在不值一提,当时确实让很多人另眼相看。

  家世这时候帮了他很多忙。有一次公司要去见一个大客户,结果客户却是何鸿燊的伯父何世荣,他是何世光的大哥,早年就被过继给了何启东,就是前面提到的首富。

  何启东极为欣赏这个侄孙,并给他做了人生规划——不要满足于自身的荣耀,应当以振兴何家的产业、恢复旧日的光荣为,在澳门继续奋战、打拼。

  何鸿燊还从何启东那学了两样本事,他回忆道:“我伯公(何启东)有两样绝招,第一招是一生不得罪人,所以见到抱在手里的孩子,他都称呼为阿哥。还有一招,他第一次与人吃饭,一定问清楚对方的名字,等到第二次见面时,他老远就叫人家,所以对方很。”

  这对他后来成为赌王帮助很大,这期间,他人生得意,先是和黎婉华结婚,黎婉华天资聪颖,豆蔻年华之际便拥有了“澳门街第一”的称誉。

  不过何鸿燊很聪敏,当看到日本军舰时,他就让船更换太阳旗,到达中国南海时,又换上国民的旗帜。这种战略很是凑效,多数时候安然无恙,虽然有时候也被打劫,但人总能安全回来。

  终于有一次,公司两艘货轮被日军以涉嫌走私,而船上所装载的,除了两桶珍贵的桐油以外,还有一些旅客。

  何鸿燊跟何家老爷子学的手段用上了排场,送了厚礼,又把船上物资对日本战略的重要性做了各种阐述,总之,一顿口舌下来,日本人归还了货船。

  码头上的公司股东非常担心,本来已经打算放弃了,结果皆大欢喜,大家一高兴,决定励何鸿燊100万港币。

  于是何鸿燊选择辞职,董事长梁基皓同时也是澳门贸易局的局长,他很爱才,把何鸿燊推荐到了贸易局。这里的工作很轻松,看下报表即可,工作轻松,收入稳定,养活一家人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何鸿燊这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复兴何家。工作之余,他开始物色自己的搭档,他先是看上了贸易局中的会计部主管,名叫何贤。

  何贤有个儿子大家可能更熟悉,就是首任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何厚铧,其实何长官的当选离不开能干的老爹,20世纪60年代,何贤是中、葡、澳三方的澳门华人,有“澳门王”之称。

  何鸿燊先是去广州与当地的日伪官员展开对话,很快购得囤积的一批官粮。当何鸿燊率领4艘满载大米的船队回到澳门的码头时,联昌公司、贸易局以及众多的平民对其热烈欢迎。

  何贤在银行经营方面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手,何鸿燊决定借助此番贩米所得来的钱财,再拉人入伙创办一家新的商业银行,这个新伙伴叫何善衡。

  二战后,每年都有大批前往澳门豪赌。何鸿燊看准了这一商机,投资了一艘可以载客300多人的“佛山号”客轮,这在当时是港澳间最大、最先进的客轮。投入运营后,果然乘客满船。

  何鸿燊更藉此结识了澳门赌场中的“钻石老大男”傅老榕,关系日渐牢固,傅老榕也为何鸿燊日后的赌业之,提供了最直接的与助力。

  这期间何鸿燊业务庞杂,除商船运载赌客之外,他还做拆船、金银买卖、药品代理、火柴制造等业务,逐步成长为澳门首屈一指的商业翘楚。

  闲不住的他决定进军石油行业。1947年年初,正式注册并兴建了“澳门水火(煤油)公司”。生意太好,于是上门了。先是放火,后来拿着手榴弹来了,何鸿燊一时脑热,让保安把这些人给打了。

  这样不给面子,自然不会放过他。那位的幕后“大哥”何鸿燊很快就掌握了,此人也是澳门黑白两道的一位大人物,根基深,人脉广,应付何鸿燊完全不在话下,但这人到底是谁?至今还是谜。

  那就认怂吧,在支付伤员医药费用,外加2万元港币的费后,一场风波平息了,但是黑老大传话过来,你还是回吧。

  何鸿燊通过与的周旋及妻子家族的很快打开局面,1953年公司刚成立,1959年就有实力和“三巨头”掰手腕了。

  花无百日红,这时候妻子黎婉华病倒了,何鸿燊很是不安,偶尔外出放松时,遇到了第二个太太——蓝琼璎。

  何鸿燊发现这个女子不但长得漂亮、能歌善舞,而且酷爱文学,朗诵诗作那样都不在话下,很是喜欢,两人很快结成伴侣出席各种舞会,熟悉他们的人,都称其是舞蹈中的“帝后”。

  不过何鸿燊对正妻还不错,有求必应,陪下棋陪散步,即便是外出与蓝琼璎约会,仍要与妻子共进正餐才出门。

  何鸿燊最终在1958年年底宣布向蓝琼璎求婚,两位太太居然异常和睦,这大概是因为蓝琼璎太聪明,把二房的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很快得到正妻认可。蓝琼璎不甘心依附于丈夫,开始学做生意,且做得风生水起。

  黎婉华一直希望丈夫能返回故乡澳门东山再起,一再劝说,此时,妹夫叶德利上门,何鸿燊去澳门发展博彩业,并承诺引荐叶汉加入。

  叶汉家境一般,对读书学艺均无兴趣,只有在赌场游逛才能让他体验到至乐。他赌技精湛,很小的时候就通过赌钱挣了很多钱,有人输钱了,也会找他帮忙,而他也能很快帮人赢回来。

  这下如鱼得水,早时各地均有赌局,但内地不断,1847年,葡萄牙颁布,澳门的博彩业不受法律约束,于是博彩业开始大发展。19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澳门境内的番摊馆竟然超过了200家。

  为什么卢九是第一赌王?因为颁发的第一张正式牌照是他拿的,当时他说,他有足够的能力通过澳门博彩带来所要的一切!

  叶汉的职务是荷官,他不但心思缜密、计算能力过人,且性格活泼开朗,总能在赌博的过程中营造轻松愉悦的氛围,因此他的赌桌上总会有大批赌客。而且他动作之迅速、反应快捷、表演精湛,不管是赢家还是输家,都能在赌桌上维持“愿赌服输”、“牌场无父子”的和谐,即便是在一旁只观看不参赌的看客,也无不其精强的业务素质。据传言,叶汉甚至还具备全骰通杀四方的能力,让在场的所有赌客均目瞪口呆。

  叶汉在卢九公司一干两年半,已经成了公司的一棵摇钱树,但公司老大卢九于政商游走,对于手下的明星员工居然。

  于是叶汉选择了跳槽,下家是下一代赌王傅老榕,职务是骰宝主任,月薪700元。那时赌场的普通荷官每月才不过几十元而已。

  傅老榕的业务开始大爆发,赌场经营陆续向全澳门扩展。除了中央酒店外,十月初五街和福院新街两处赌场也初具规模。

  期间叶汉居功至伟,尤其是凭借苦练倾听骰子落地声音的绝技击败“听骰党”,让他获得了“赌圣”的名头,按说双方应该精诚合作才是,结果傅老榕对叶汉又开始猜忌,叶汉再次出走。

  1961年秋天,秋风瑟瑟略带一丝清爽的凉意,何鸿燊带着家人返回了澳门,准备重整旗鼓,大干一场。

  前任澳门总督白理觉政绩很一般,于是叶汉联合一个律师给葡萄牙写了一封举报信,列举了澳门种种,公家穷得叮当响,公厕厕纸都买不起,而一直拿着博彩牌照的泰兴公司却富得流油。这个泰兴公司就是傅老榕家族的。

  马济时初到澳门就认定,澳门搞工农业没戏,唯一的优势就是海通方便,于是,将澳门作为旅游景点来开发,并准许澳门将博彩业作为一种“特殊的娱乐”,可以经营。

  他和妹夫叶德利、失势赌圣叶汉组成同盟,但实际上,何鸿燊和叶汉仿佛是罗马历史上的凯撒与庞培,从合作的第一天起,注定亦敌亦友。

  在做房产业,比何鸿燊更早成为“地产大亨”。经数年积累,身价过亿,在境内颇负盛名。他不懂赌博,但他知道这块利润丰厚无比,所以当何鸿燊来找他,俩人顺利地达成了一致。

  记者会上,不管是问题还是尴尬问题,何鸿燊都应对自如。他时而用中国话,时而用英语、日语和葡萄牙语,潇洒若定,游刃有余,让记者们极其。

  上便出现了一个个传奇故事——当年一个在澳门屡受排挤、灰头土脸的打工仔,如今重新回来发展新事业,标题也是类似“巨子何鸿燊发誓振兴澳门赌业”、“何鸿燊发展博彩不为一己之力”等等,在这种报导的刺激下,何鸿燊成为港澳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对手很轻敌,赌王傅老榕的儿子傅荫钊与合作伙伴高可宁认为,何鸿燊四人联盟的出资底数应该在300万澳元左右。其中,何鸿燊和资金实力较为雄厚,他们可能各出100万,打工仔出身的叶汉和超级龙套叶德利,至多每人50万。

  这个估算很准,但何鸿燊也对泰兴展开了一系列的评估,认为对手的出资不会少于400万。因此,他鼓励三位搭档将出资数目再增加一些,达到400万这个数目,为此,黎婉华还把自己省吃俭用积攒下的5万元私房钱拿了出来,资助何鸿燊。

  一切准备就绪后,何鸿燊又听到了风声,当地的人物又盯上了他,准备在他们去总督府提交竞标申报的上,进行袭击。

  叶德利果然是老司机,一上开得飞快,可眼看就要到达总督府了,还是有几声刺耳的枪响炸开了轿车的防弹玻璃,子弹在何鸿燊耳边疾驰而过。好在有惊无险,一行人安然抵达总督府,并成功投标。

  ● 2、每年利润中,10%用于慈善事业,90%则用来发展澳门的经济产业(为与良好关系的构建提供跳板);

  ● 3、自家构建方面:兴建一间国际水平的娱乐场所,以及三间星级酒店,并将地点尽量靠近新口岸地区,振兴开发区域的经济(好比当今铁交通中的高铁列车);

  失败后的泰兴和人物不甘心就这样放过何鸿燊,很快他们要炸毁客轮,这样一来,赌客就不敢来了。

  为此,马济时曾向何鸿燊、叶汉下了最后通牒:“何先生,你必须,至少要有一艘港澳客船继续航行,否则,我不能让你的赌场开业。”

  何鸿燊猛然想到搁置已久的第一艘赌船——佛山号。他借助佛山号“终身董事”的身份召开董事会请求通航,两个权威股东中有周埈年,正是当年资助何鸿燊的,周埈年力主通航,“佛山号”顺利下海。

  除了这艘轮船外,其他的一些渡轮如“德兴号”、“大来号”等均入海通航,如此,赌客运输的问题迎刃而解。

  他一方面请来人员予以,一方面通过熟人关系,从葡萄牙水师手中购置了一大筐手雷放在门卫处,并亲自吩咐,如果有人敢扔一颗手榴弹,就用这一筐手雷回敬他。

  很快,泰兴余党、等,都对何鸿燊三分,不敢造次。作为一个政商老手,何鸿燊还亲自去了一趟,与葡萄牙要职人员攀上了关系,由此得到了海外的支撑。

  ● 1、签约两个月后,新的赌场公司必将成立,取名为“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资本额在300万澳元以上;

  很快,何鸿燊生意兴隆,越做越大,他订购了新花舫,置放澳门内港处的16号码头,作为浮动赌场,命名为“澳门”,花舫内还兼顾和酒吧,粤剧优伶们纷纷卷入捧场演唱的序列,大大增加了赌场的客流量。

  “澳门”这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号,在民间被传成了一个更加接地气的绰号:贼船,以至于“上贼船”成为当时一句较为时髦的口头语。

  他开始不满何鸿燊一家独大的现状,甚至开始原来泰兴的人,把他们招募到新花园来做事,培植嫡系。

  但这时,叶汉的野心也出来,他不止一次向何鸿燊强调,的大生意才是真正的财富来源,竞投以后的新花园,只有他有能力镇守。他甚至何鸿燊直接回经营房地产生意,坐收分红即可。

  何鸿燊开始重拳回击。当叶汉大手大脚在外面胡吃乱喝时,何鸿燊将他的这些消费账目纳入分红股金,也不会报销一分一厘,所有花销超过12万,都算在叶汉个人头上,此后还时不时对其开展查账活动。

  她在牌桌上出手极快,两三个回合就打败了叶德利,全澳门赌技最高的叶汉,在一番苦战之后,居然也败下阵来!

  何婉琪和自己的丈夫一起在西贡办赌场,很是赚钱,人称“十姑娘”。但何婉琪夫家也上演了何家当年的惨烈一幕,遭到诈骗,一夜间一贫如洗。于是她决定来投奔何鸿燊。

  十姑娘不但赌博经验足够多,在行政岗位上也展示出超群的管理才能。何鸿燊有了何婉琪,真是如虎添翼。除了澳门娱乐、新花园等几项草创阵地之外,以葡京为代表的各新赌场纷至沓来。

  何鸿燊很快想明白了,两人的人生经历不同,叶汉不是商业世家,也没有像何鸿燊一样读过大学,他只会传统经营,而且一身江湖气,跟何鸿燊相比,少了长远的眼光,没有前瞻性,也不懂国际化。

  十姑娘何鸿燊亲自去欧美国家体验下什么叫先进赌场。于是他很快去了美国拉斯维加斯和蒙特卡洛国际赌城。

  ● 1、进一步发展空运交通,先后投资兴建直升机场和澳门机场,把客户的范围从港澳扩展到了全世界。

  ● 2、以赌博为龙头,同时促进交通业、酒店产业和餐饮行业的全面发展。这一举动不但推动了澳门经济整体的飞跃,也间接取悦了。

  这些举措让博彩业迎来了空前绝后的全盛时期。单以澳门娱乐公司为例,全面改制后不到三年,收益就大大超出了澳门都府的预期,也远远超过过去几届赌王的创利纪录。

  与叶汉相比,他已经从过去的相对优势变成了绝对优势。这下,他对叶汉下手了,提出的关于增股的问题。叶汉几年来拼命拉山头、壮,虽然在公司中安插了很多眼线和,却也花掉了不少积蓄,没钱增股。

  但时隔不久,另一个大股东提议,公司需要团结并向前发展,董事会全体要通过表决的方式,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实现会议内容的裁定。

  通过两次加股,叶汉的股份下降到10%左右。之后何鸿燊又继续他,到葡京上市前夕,叶汉和叶德利加起来的股份也只有11%,独享30%,而剩下的59%均由“何家班”兄妹以及其他入股人员占有。

  1997年,由于何鸿燊在投资项目上陷入了休息状态,澳门总督府便开始倾向于叶汉,批准授予叶汉赛马车的专营权,给了他20年的合作期限。

  搞到专营权后,叶汉得到了何贤、利铭泽、邵逸夫等等大亨的赞助,三年后,赛马车会迎来了揭幕典礼,新任总督亲临现场,在1.5万名马车粉丝们的欢呼声中,叶汉与各位名誉风头出尽,场内锣鼓喧天。

  不过,这种刺激疯狂的游戏,只能维持游客们的三分钟热血。赛马场的热度很快冷却,年均投注额从1981年的元,降到了1984年的4400万元。最后,叶汉的赛马场在确认总计亏损10亿元的情况下,以4.4亿元转手卖掉了。

  不甘心的叶汉猛然想到,何鸿燊再厉害,也只是澳门赌王,不是全球赌王,若是重操旧业,为何不能在澳门以外的一处地界东山再起呢?

  于是,叶汉又开辟了新,以550万港币的价格租了一艘客轮,上公海开赌场。1988年10月,这艘客轮在上了自己的名字:东方公主号。在上,叶汉,自己的“公主”能把所有的娱乐带给客户们,游泳、健身、桑拿浴,一应俱全。

  于是,何鸿燊宣布要对叶汉施以“以船制船”,来个赌坛版的“公海会战”。碍于身份,何鸿燊没有亲自上阵,租了两条船给别人,让他们在公海上与“东方公主号”展开较量。

  然而,就在公海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叶汉却忽然将东方公主号的股权转让了出去,几经辗转后,落在了永盛电影公司的向华胜和向华强两兄弟手中。

  叶汉的突然退出,至今成为澳门博彩业史上的一个不解之谜。也许是因为年龄大了,终于想明白不想再继续斗下去了,也许有别的原因。

  半辈子的拼杀,何荣燊终于取代叶汉成为了澳门赌坛第一风云人物。但是,还不够,公海赌船“新东方公主号”的危机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阵地还需要继续扩充。

  阿拉伯股东想卖,何荣燊想买,他先是与港商郑裕彤联合,后来又加入黄周旋,在打听到了最高出价2200万美元后,在竞购中以2520万美元的价格,这支来自“港澳台”三地的财团,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凯悦成功易主。

  “钱,千万不要一个人独吞,要让别人也赚”。这一次的收购,成功的拉拢了郑裕彤和黄周旋,何鸿燊的生意格局中,正式了“港澳台”三方互动的崭新时代。

  亲戚、朋友、知己、劲敌、搭档,这些人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强大的人脉体系和社交网络。何鸿燊出色的社交能力,加速了他的成功。

  从1990年开始,澳门博彩业体系内的几乎所有家当,都集中在何鸿燊一人手中,其中主要包括:赌场6间,赛马场1个,赛狗场1个,彩票公司1个。其中,6间赌场是何鸿燊发家致富的撒手锏。根据本年11月的《新报》记载:何鸿燊麾下的6间赌场,赌台共近300张。

  张子强想何鸿燊,据说是因其在葡京赌场输得很惨,一夜之间就输了近两亿港元,狼狈得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三角裤,想通过何鸿燊赢回一局。

  张子强后,何鸿燊才知道张子强将自己视为继李泽钜和郭炳湘之后的第三个目标,幸运的是,张子强还没等动手,就已经身陷了。

  只能培养出李嘉诚,同理,澳门也只能造就出何鸿燊。在和叶汉退出赌坛后,基本上澳门赌坛,就是“无冕澳督”何鸿燊的天下。

  不过,葡萄牙不是唯一的依靠,1991年之后,何鸿燊意识到,港澳回归已经势不可挡,与中国内地的关系也至关重要。

  自从1989年,中葡土地小组进驻澳门,中方就对澳门的批地形式多有,用何鸿燊自己的话讲,就是:“严重缺乏透明度与公开度,就十分明显。”

  何鸿燊看上了7块地,如果直接投标,容易落人口实,于是他组织了一批与内地互动良好的港澳企业财团来竞标,7块地中了6个。但是中方对这个结果不予认可,最终澳门只能宣布结果无效。

  赌王折戟,不得不忍痛割爱,在新的拍卖中,何鸿燊“志在必得”,但是也只是说说就起身离开了。

  黎婉华的身体不好,一直在医院养病,但是在身体好转之后,又丧子之痛,何猷光夫妻在1981年中在因为一场车祸去世,黎婉华再度垂危,1982年,有朋友为何鸿燊介绍了一位来照顾黎婉华。

  黎婉华重病,蓝琼缨在,年逾古稀的老男人和含苞未放的小,就对上了,黎婉华虽然内心不悦,但还是,何鸿燊和陈婉珍就住在了一起,赌王很大方,出手就是5000万港币的豪宅。

  虽然出身,但是跟随何鸿燊时间长了,陈婉珍耳濡目染,也有了自己的生意经,先是投资了越南的赌场,后来在也置办了多处物业,还开了古董店,经济方面已经可以脱离丈夫了。

  1986年的一场私人舞会,何鸿燊的女儿何超贤为当天没有舞伴的父亲介绍了一个舞跳得很好的姑娘,不知道何超贤有没有后悔,但是当天舞会上,他们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暧昧,就如多年前何鸿燊与蓝琼缨相识的场面。

  这个舞伴后来成为赌王赌场里面的文员,在收入增加后,也逐渐自立,成立了自己的舞蹈培训机构,做起了老板,但是人们更加熟悉她的身份是,赌王的“四太太”梁安琪,在1992年何鸿燊去广州接受“荣誉市民”称号的时候,正是广州出生的梁安琪陪伴的。

  “后宫”太多,就免不了“宫斗”,表面上和和气气,私下里暗潮汹涌,赌王过一个生日,比的就是谁出手阔绰,谁更能讨老公的欢心。

  二太蓝琼缨是一个20桌的鲍鱼宴,四太梁安琪加码到50桌,光鲍鱼就消费了50万港币,三太陈婉珍没啥钱,但是和大太黎婉华合作,以黎婉华的海鲜家宴压轴。

  当然,每当在上谈及自己的爱情时,何鸿燊仍然称自己对每位太太都一样宠爱,但是在钱与权的分配上,却不尽相同。

  黎婉华是原配,得到了一些尊重,但是除了旧宅只有少部分的赡养费和生活费,赌场的事务,基本上没有大房什么事儿,大房的儿女们非常不满,但是也没什么用,基本上争夺已经出局。

  二房最富有,蓝琼缨在移民之前,何鸿燊就为她在购买了一套豪宅,并且把自己在的一处赌场的董事位子,给了蓝琼缨的两个女儿,他手中的澳门娱乐43%的股权,有49.45%的部分也都给了蓝琼缨的儿女,二房进入核心。

  三房最懂依附,陈婉珍本身和黎婉华的关系很好,四太梁安琪一直极力拉拢,陈婉珍也来者不拒,在梁安琪的引荐下,购屋置地,开展社交,也是风生水起,澳门娱乐的股权,二房也分到了其中的50.53%。

  四房最年轻也最活跃,梁安琪手里不仅有豪宅,还有有澳博、葡京、回力娱乐等多间赌场,同时也是澳博的联席,而在,她涉足的行业还有茶餐厅、桑拿浴室、证券、高尔夫球场等。

  2009年夏天,何鸿燊在梁安琪的住宅中不慎摔倒,头部受伤,虽然经过了顺利的手术,随后他还是进入到了漫长的身体恢复阶段,即便如此,还得面对家产分配而带来的家族矛盾。

  2011年3月10日的晚上,何鸿燊就发表声明表示,家族经协调及对话已达成了共识,家人的纠纷已得到解决,各已签订了家族和解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