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要闻 > > 正文
【方志四川•特稿】三过草地的长征女英雄王定
发表时间:2020-06-26 17:36

  王定国(1913.02.04~2020.06.09),原名王乙香,四川省营山县安化乡人,中国,老红军,老一辈家、谢觉哉同志夫人。第五届、六届、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2020年6月15日,老红军王定国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举行。王定国同志静卧在鲜花翠柏中,身上覆盖着中国党旗(图片来源:中华魂网)

  一生紧跟,为了,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流血;为了解放全中国,不顾个人安危。这是王定国内心笃信的长征,她相信,长征的前方就是。

  1913年,王定国出生在四川省营山县安化乡一个佃户家庭。当时她还叫王乙香,从小家境贫寒,15岁时被卖到邻村做童养媳。获得后,王乙香改名王定国,配合农民协会四处宣传放脚、剪发、男女平等三件事,让妇女劝男人不吸鸦片,动员妇女参加农民协会。

  1933年12月,加入中国,先后任县苏维埃内务委员会、红四方面军妇女营营长、川陕苏区局妇女连连长,为红军送弹药、清剿,拿过枪、上过战场。

  1935年3月,王定国调入省委领导的新剧团(后改为红四方面军总部文工团)工作,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她的战斗方式就是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剧本。部队行军时,剧团要在队伍前头赶。休息时,剧团得回过头来进行慰问演出,从队头一直演到队尾。因此,剧团要比别人多走一倍的。长征上,饥饿使王定国,当时她的体重还不到25公斤。就是这样,王定国共翻越了5座大雪山,走了3遍草地。

  1936年11月,西军向河西走廊挺进,王定国所在的剧团改称为“红西军前进剧团”,过黄河后剧团跟总部行动。

  1936年12月5日,剧团慰问从古浪突围出来的红九军,不料与马步芳部队,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剧团余下的30多人被敌人抓入。在狱中展开对敌斗争和营救红军战俘工作,曾成功掩护红军女将领张琴秋。

  1937年8月,在成立八军办事处,全力营救被俘的西军官兵,王定国和战友们被救出,并留在办事处工作,当时担任八军办事处党代表的是谢觉哉。

  1937年10月,经彭加伦介绍,批准,谢觉哉、王定国两位志同道合的战友,在八军办事处简陋狭小的平房里,幸福地结成了家庭。

  1937年,王定国(前排左二)、谢觉哉(前排左四)等在八军办事处(图片来源:人民画报)

  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中央内务部机要科科长,最高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全国政协办公厅秘书,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正局级干部。

  “延安五老”之一、新中国司法制度奠基者之一的谢觉哉同志(右)与王定国夫妇合影(摄于20世纪50年代,图片来源:)

  1971年6月15日,谢觉哉与世长辞。王定国在谢老走后的6年里,先后整理、撰写、出版了大量谢觉哉文献,总文字量多达500万字。

  1983年,从工作岗位退下来的王定国参与筹建了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中国老龄工作委员会。

  1990年,任中国干部教育协会常务副。之后任司法部顾问、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2009年,被评为“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被全国绿化委员会授予中国生态贡献“特别”。

  “我清楚地记得在漆黑的夜晚,在蜿蜒曲折的上,我们点燃了火把,长长的队伍像火龙一样,把天地照得通红……我一直在寻找这生命的火种。”王定国这样回忆。

  王定国21岁随红四方面军参加长征,当时她在红四方面军的前进剧团,主要负责剧团演出的道具和演员化妆。王定国曾回忆说,自己是在歌声中走完长征的。曾经有一篇报告文学,名为《九趾红军》,故事主人公的原型,就是王定国。在给自己的孩子们讲述长征的故事时,王定国对这一段经历说得很轻松:天太冷了,脚冻僵了,用手一摸,脚指头就掉了。也不疼,也没有流血,因为你还得走啊,不能停,于是就继续跟着队伍走了。在一次战斗中,王定国右腿被流弹击伤。剧团到达甘肃凉州时,她的右腿又挨了一枪,腿完全了。天冷血流出来也冻成了冰,她包扎了一下继续行军。王定国的儿子谢亚旭说,“母亲总是讲,加入红军,走了长征,她并不觉得苦。因为在加入红军之前,她更苦。”

  长征胜利后,王定国随部队转战河西走廊,历经。1937年,王定国在八军办事处遇到了她的终身伴侣谢觉哉,成为谢觉哉工作和生活上的得力助手。

  新中国成立后,王定国担任最高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在此后的人生道上,她也经历了不少。72岁,一起车祸使她脊椎受伤,75岁,癌症切除手术在她身上留下了30多厘米的疤痕,但是老人依然乐观坚强。70岁后,王定国开始书法和绘画。1996年,王定国画了一幅画——强渡嘉陵江,画的就是1935年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战役的情景。

  上世纪80年代初,王定国回家乡四川营山县看望。在老家,王定国找到了当年的玩伴。聊天中,玩伴对王定国说了一个愿望:“听说县城里一到晚上有个灯,一拉,屋子里就亮,我想去看看。”王定国从此决定,要用自己的余生重走长征,帮助老区人民脱贫致富。这一走,就走到了100岁。在102岁之前,王定国每年都要走出,走进长征沿线的老区群众家里调研,把自己的写成报告,为老区发展奔走呼吁。对她而言,只要走得动,长征就依然在上。

  王定国一生的就是为党和人民多作贡献。她参与筹建了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和中国老龄工作委员会,促成了《中国老年法》的颁布。此外,她还参加创建了中国文物学会、中国长城学会,发起了中国林业生态发展促进会并出任终身名誉会长。

  得悉王定国老妈妈以107岁的高龄不幸逝世,我和众多的后代一样,都感到内心沉痛,难以释怀。她老人家光荣而漫长的人生,有了一个精彩的结束,她不忘初心牢记的榜样将永远为我们这些后代所铭记,激励我们为完成新世纪祖国振兴的伟大梦想而努力奋斗。我谨向你和你们兄妹致以诚挚慰问,愿共同传承老一辈家开创的伟大事业,迎接属于我们这一代的光荣与成功。

  总是群星闪烁。那些活在人中的英雄,那些融入历史不朽的,他们是交相辉映的星辰。每当人类文明迈向新的台阶时,他们又会与时代同行,给前行的人们注入激越的活力。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身着简陋,甚至是破烂军装的红色队伍,最终战胜了貌似强大的对手,夺取了,建立了新生的人民国。

  历史是最真实的者。近百年来,中国人民选择跟随中国干,选择加入人民军队,不惜流血,回首一生何所求,愿把涓涓付细流。

  时间是最的证明人。近百年来,为了实现共同的梦想,中国和中国人民相互选择,彼此忠诚,跨越时空,超越。

  王定国生前接受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采访(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徐建军摄,图片来源:中国妇女报)

  而执著的红军之河,永远会奔腾在时代潮头,引发一代又一代人对那个逝去岁月的回味与追忆,对创造未来文明的光荣与梦想。

  (邢华琪,笔名华琪、华欣、等。国旗文化研究会会长,中事写作协会副会长。历任员,军区党委秘书、组织处长,总部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编研室主任等职)

  王定国是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顾问。2008年,她在参加《红孩子》节目时与小朋友在一起(图片来源:人民画报)

  王定国与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合影留念(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徐建军 摄,图片来源:中国妇女报)

  我的家乡坐落在红四方面军川陕根据地中心所在地南江县长赤坝(原名长池坝,红四方面军入川创建川陕根据地之后,把长池坝设为长赤县,也就是要长池坝的意思),红30军的部队驻扎在我的家乡,红军医院就设在我家大院里。我父亲为红军抬担架送军粮,母亲参加救护红军伤病员,从小便听父母讲述红军故事。当兵时部队是老红军,在工作30多年间,又接触了上百位红军老将军,其中一位便是原红四方面军老战士,原中国老干部教育家协会、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顾问、家谢觉哉夫人王定国。

  记得34年前,我在南河沿招待所2楼一个套间里第一次见到了王定国老人家,原来她竟是那样的和蔼慈祥,就像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亲切,没有半点紧张和距离感。王老告诉我,她当年参加红军后到过我的家乡南江县长池坝。一提起长池坝,也就自然带出了张琴秋和她们妇女团。说话间,一位女孩子叫王老吃午饭了,我便赶紧站起来告辞。王老却拉住我的手,无论如何也不让我走,非要留我吃午饭,说吃了饭再陪她摆一会儿龙门阵。我便很难为情地留了下来,席间才知道王老因房子拆迁,临时安置在招待所,等那边房子建好后再搬回去。王老没跟子女们生活在一起,照顾她生活起居的那位姑娘是她娘家的一个侄女,王老管她叫小杨。饭后,王老让我参观她的书房。她酷爱书画,客厅、书房和储藏室里,放满了几十年来创作的书画作品上千幅。老人谦虚地说:“垃圾堆似的。”她最爱画的是梅花。花瓣是画上去的,枝干则是用嘴巴吹出来的。“吹画”的梅花栩栩如生。她最爱写的字是“红军”,实际上王老没上过一天正规的学。

  104岁的王定国在纸上写下“长征”(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徐建军 摄,图片来源:中国妇女报)

  我对老人家的之情油然而生,便大胆向她索要一幅字。王老欣然答应,即刻铺纸准备笔墨,给我写了两幅字:一幅题字是“进取”,另一幅是“开拓”。最具有纪念意义的是,王老给我题字时,她的生活秘书小杨还帮我照了一张珍贵的照片。王老将写好的字摊在地上,说要等干了才能带走。趁这空隙,王老给我讲述红四方面军妇女团的故事,以及红四方面军高级将领、妇女团团长张琴秋的传奇人生。从此以后,我便成了王老家的常客。

  当时我的住地离王老家很近,天天往她家里跑,有时一天要去好几次。一进门,王老便给我讲张琴秋和巴山女红军的故事。她说,当年一部电影《红色娘子军》,让海南岛那支一百多人的红军女子连家喻户晓,而妇女团三千多巴山女红军的辉煌历程却鲜为人知。王老便无数次地给我下达任务,一定要将巴山女红军和张琴秋的故事搬上银屏或银幕,我也无数次地向王老立下军令状,完成任务。在此期间,王老带我先后拜见了众多的红军老将军,其中不少还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都为张琴秋和巴山女红军题了词,并给予了很高评价。其中原红四方面军老将军、原中央副的题词是“发扬红军,忠诚党的事业”,原中央局委员、原中顾委副主任的题词是“向张琴秋同志学习,做一名合格的员”,原红四方面军老将军、全国政协原副洪学智的题词是“张琴秋同志的!”,原红四方面军老将军、国务院原副总理的题词是“巾帼之星,光照后人”,原红军老战士、全国政协原副康克清的题词是“张琴秋同志是我国妇女战线上的一面旗帜!” 数十份题词原件均在本人手中保存,是一份极其珍贵的历史资料。

  在此期间我还采访了纺织工业部部长吴文英,以及张琴秋生前好友和亲属,搜集到了大量有关巴山女红军和张琴秋的宝贵资料。1992年创作拍摄了一部反映巴山女红军的电视剧《张琴秋》,原红四方面军高级将领、国家为该剧题写了片名。

  在红四方面军入川暨创建川陕根据地80周年之际,我又编剧创作了电影《巴山女红军》,并由中润海天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联合搬上了银幕,王定国老人家为该片题写片名,并担任总顾问。

  电影《巴山女红军》完片后,在川陕根据地举行了多场次首映活动,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2015年4月,电影《巴山女红军》被四川省委宣传部列入四川省加强领导班子廉政文化建设最佳影片在全省范围内展播展映,2015年12月又荣获四川省第八届巴蜀文艺电影类铜。

  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我又创作了长篇小说《巴山女红军》,已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常规出版面向全国公开发行,并作为优秀长篇小说。该书主要描写红四方面军妇女团这支妇女武装在川陕根据地的那段辉煌历程,是一部上世纪30年代战争题材的青春时尚情感篇,是对当年三千多名年轻女红军战士人生亲情与爱情、成长与苦恼、理想与冲突的多视角展示,是一部欢乐与痛苦、追求与挫折的交响曲。作品用诗意化、人性化的艺术手法,生动讴歌了这些的川北姑娘们,如何从一个的童养媳妇成长为一位文武双全、英勇善战的红军女战士,为了旧世界建立新中国而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情操。同时也展示了她们热爱生活、珍惜生命、渴望和平、反对战争的强烈愿望。我还打算在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入川暨创建川陕根据地90周年之际,拍摄一部50集电视连续剧《巴山女红军》,仍用王老为电影《巴山女红军》题写的片名作片名。

  惊悉的王定国老人家108岁仙逝,悲痛之际我流着眼泪写了这段文字,权且作为对我的旗帜,全国人民的王定国老妈妈的一种深切缅怀和的纪念!

  (远山,本名明,编剧、导演。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副兼影视艺术中心主任、影视家分会副,中事文化研究会老铁文化研究院副院长,中润海天传媒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上海东方电影艺术学院教授)

  但是,走过万里长征,却还能像一束火把,燃亮到108岁的年轮,绝对是一个奇迹!而赋予它不忘初心牢记内涵的,是中国妇联巡展的八十位《永远的女红军》事迹主角、老一辈家、延安五老谢觉哉同志夫人,我们的王定国同志。

  她一生传奇的经历,充分展示出一位员坚定的和为祖国人民奉献的,她得到了数亿中国人民的爱戴,成为不可复制的《东方榜样》!

  她将特长与结合、将爱好与事业为伍、将生活与人民相连,在中国许许多多热爱红色文化的使者中,你都可以看到她寄予厚望,《长征》是她书写最多的主题,也是她一生中最难忘的艰苦岁月。

  从15岁做童养媳的中,被中国工农红军解救出来时,她不是满足自己脱离了,而是凭借个人超常的影响力,组织了400多位妇女,集体加入了红军,组成了中国第一支女子团!

  她豁达、聪明、善良却爱憎分明,在长征途中爬雪山过草地时,她和剧团用歌声鼓励红军指战员克服困难、勇往直前。冰天雪地被冻掉了一个脚趾,她却着跟队伍继续前行。从此,《九个脚趾》的故事就是她送给青少年最好的读物。

  她留下这样的经典回忆:“我清楚地记得在漆黑的夜晚,在蜿蜒曲折的上,我们点燃了火把,长长的队伍像火龙一样,把天地照得通红……我一直在寻找这生命的火种”。是啊,在后来85年的战争与和平年代,她也成为了点亮无数人生命火种的女杰!

  西军失散与幸存的女红军恢复待遇,有她不远万里的鼎力相助;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筹备岁月里,有她不辞辛劳的身影;长征沿线老区的百姓生活疾苦,有她真真切切的关爱;红色文化志愿者前行的道上,有她坚定的鼓励与支持!

  王定国老妈妈得到了习总的亲切;春节联欢晚会上,全国人民共祝她105岁生日快乐!她一生的红色印记,足以撑起一片天!

  重走长征的同志们,都希望得到她的勉励;走完长征的同志们,都希望以她为榜样;中国女红军纪念馆内,醒目的就是她的题赠,《红军》这四个字,是她用生命的体验写出来的,也是她一生最自豪的角色!更是她传给下一代的宝贵财富!

  我,很有幸作为傅继英艺术世界文化大使,老妈妈为商标注册的题赠;也荣幸作为中国养老文化大使,推荐老妈妈成为2017中国十佳文化养老楷模;更有幸代表全国老区文化志愿者,亲自向老妈妈表达缅怀之意......

  虽然,此生的第一次近距离相见,是以这样诀别的方式,但我却从她的生平故事中,得到了太多的启迪,受到了太多的鼓舞。我相信,在未来长征国家文化公园的沿线区域,会有若干人讲起她的故事;在《让长征人生》全国分享会的上,会有更多孩子们听到她的故事;在缅怀《永远的女红军》的每一个纪念日,会有无数中国女性以她为榜样。

  如果,有来生,我们再邀请王定国老妈妈,与我们促膝谈心、彻夜不眠吧,因为,我们要做寻命火种的人!

  (紫秋,中员,365重走长征组委会秘书长兼总部先锋队队长;陈龙狮,中员,红色特工陈昌之子,军挎记者,2019中国红色文化大使)

  (:新华网、号、员网、央视新闻、事务管理局网、中红网、中华魂网、人民画报、澎湃新闻、中国妇女报、川报观察、天府成都有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