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要闻 > > 正文
一名纺织厂女工的前半生
发表时间:2020-07-17 00:37

  1986年,汤梅芳从初中毕业,十六岁的她站在人生道的一个十字口,面临着读书和工作两种选择。她先想到自己每况愈下的数学成绩,没有十分的把握将来能考上大学,又想到自己贫穷的家境和操劳的母亲,于是做出了决定——去工作吧。

  汤梅芳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没有什么文化,却从小对她和妹妹念叨“书包翻身”,也就是希望她们能靠读书改变命运。所以母亲得知了汤梅芳的想法后十分生气,也不愿意帮她找工作。

  母亲的反对没有起作用,汤梅芳就打算自己找工作。汤梅芳从小生活在江苏省张家港市塘桥镇,镇上除了一家银河电子厂,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纺织厂,她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便进入纺织行业,成为了一名一线的纺织女工。

  汤梅芳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她去塘桥併线厂问要不要招人,厂里就让她去干活了。她感慨道:“竟然那个工作很好找,一个十六岁的小孩就找到了。”

  时隔一年,小她一岁的妹妹也初中毕业了。妹妹的成绩不错,可以去上中专或者继续读高中。校长来跟汤梅芳沟通,让妹妹去读中专,且不论考取大学的难度,将来即便考上大学,按照她们家的条件,大概也是供不起的。于是汤梅芳回到家里,劝妹妹去读了中专。

  汤梅芳在接受采访时这么说道:“我选择去打工,她选择去念中专。本来应该以念书为主的,结果生活所迫,使我们都改变了方向。”

  1986年,汤梅芳进入塘桥併线厂工作,一个月的工资是五十多块钱。她当时年纪小,也不太爱说话,所以不常与其他女工聊天,只是默默干活。参加工作没过多久,汤梅芳由于手脚麻利,工作认真,就被丝绒厂的领导看中了。原来附近有家正在筹建的丝绒厂,领导打算组织一套班子去苏州的工厂培训,回来就调到新开张的丝绒厂工作。

  于是汤梅芳揣着四十元钱和一叠粮票,跟着十几个职工一道去了苏州,这可以看作是她第一次出门“闯荡”。初来乍到,城市中车水马龙的景象令她惊讶,等一个红绿灯的时间内能看到的汽车数量,就比在塘桥镇上一天能看到的车辆还要多。这陌生的场景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刚开始的一段时间,她都不敢独自过马,必须得跟着同行的大人。

  汤梅芳回忆道,当时大城市给人的直观印象除了车多、人多,就是厂多。她们一行人工作的那家丝绒厂足有四层,包括地下一层和地上三层,比厂房的规模大得多。她们住在厂区附近的小旅馆,平时与正式职工一样上班,只不过每人有位师傅带着,学习各种机器的操作步骤。两个月后培训结束,汤梅芳回到塘桥,便调到丝绒厂上班,将自己所学到的技术一一教给新来的职工。

  汤梅芳工作以后,家里的开销基本就落在了她的肩上。妹妹的学费、家庭日常开支还有家中盖房子的借款,大部分都得靠她的工资来填。为了补贴家用,她还找了一份在弹簧厂的活儿来干,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占满了她的时间。那个年代,时髦的年轻人都会出去唱歌跳舞,而汤梅芳与这些娱乐活动几乎是绝缘的。

  汤梅芳在丝绒厂的工作需要三班倒,而弹簧厂只有白天才开门。所以汤梅芳在丝绒厂上完了中班或夜班,顾不上睡觉,就去弹簧厂磨弹簧。磨弹簧是个手工活,得成天用两指捏着弹簧,在呲呲转动的砂轮上打磨,直到把弹簧的两端磨平,弹簧能在桌上竖直才合格,拇指和食指被磨破一层皮是家常便饭。

  这份兼职多做多得,按照所磨弹簧的斤两算酬劳。磨一斤弹簧可以得几块钱,一般来说,一斤弹簧就是好几千个,如果是磨特别小的弹簧,攒足一斤得有上万个了。

  汤梅芳一个月靠磨弹簧能挣六七十块钱,加上丝绒厂的八十多块钱工资,每个月有一百多块收入,这样做两份工的日子持续了近三年。尽管如此,生活仍然拮据,她提到当时“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连买根发绳的钱都得问妈要”。因为汤梅芳是家里的顶梁柱,每个月一发工资,她就把所有钱都交给母亲,用来张罗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身上没有余钱,汤梅芳也就习惯了节俭,平时从不买瓜子水果之类的零食,也很少添置新衣服,一件旧外套穿了好几年,直到袖口都有些磨破了。

  据汤梅芳回忆,1986年到1993年期间,她的工资从五十多块逐步涨到了八十多、一百多、两百多。再涨工资的转机出现在1993年,那时塘桥镇上新开了一个名为普坤的纺织厂,在地方登了招工广告,汤梅芳被电视中宣传的高工资吸引,便去乡镇府报名。她凭借丰富的工作经验,顺利地被录用,在职第一年她特意记了账,到手工资有四千多。

  进厂两年以后,由于工作认真负责,汤梅芳就被领导安排去做管理人员,负责培训普通职工。从此她就坐进了办公室,工作制从三班倒改成了长日班,工资也比普通职工更高,每年到手有一万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收入逐年上涨,生活质量也有了改善。

  与此同时,随着的步伐,胆大的人下海经商,赚到了一桶又一桶金。塘桥镇上也不再只有大大小小的纺织厂,各行各业都发展起来,工作机会也随之增加。九十年代,纺织厂还是许多年轻人愿意选择的工作去处,进入新千禧年之后,招工就逐渐变得困难了。

  纺织厂的生产工作需要三班倒,薪资的吸引力有限。多数人吃不了这份苦,尤其是本地人,更加不愿意进入工厂。纺织厂为了留住一线工人,只能给他们开出更高的工资,普通职工与管理人员之间的工资差异越来越小。但是招工困难的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不少人宁愿选择工资较低但轻松的工作。

  2013年,普坤纺织厂决定将纺织车间搬去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区。一方面是因为洪泽当地的提供支持,有相应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工厂领导考虑到在洪泽招工更容易,劳动力成本也相对低。汤梅芳不愿意因为工作而离开家乡,所以工厂的安排,被调到塘桥镇上的普坤布厂。然而布厂的效益不佳,汤梅芳的年薪由五万余元锐减到三万余元。

  因为种种原因,加之工资缩水,汤梅芳最终在2016年选择了离职。同年,布厂因为连年亏损而关闭。

  离开工厂之后,汤梅芳原先掌握的技术失去了用武之地,只得另谋出。2016年以来,她开过视力矫正店,做过微商,如今正在一家厨具专卖店做销售人员。生活几经波折,逐渐步入正轨,变得稳定下来。她总结这些年的经历,年轻时确实吃过苦,好在现在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