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纺织要闻 > > 正文
1500幅高清绝美纹样据说看完都被治愈了
发表时间:2020-09-14 20:31

  上及陶器上富有韵律感的花纹和洞穴墙壁上手工刻印的痕迹,下至最新的数码设计,从古至今,图案创作带给人的艺术享受都是装饰艺术内在的一部分。

  图案无处不在,包含在建筑细节中,也留存于梭织与印花织物中,它是每个艺术家和设计师的原创表达,也是世界各地手工艺悠久的传承。

  图纹怡情。花头花瓣的排列,枝干藤蔓的舒展,还有贝壳上的螺旋纹,花纹图案源于自然,也与我们的审美趣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人类本能地将所见所感提炼为某种连贯的叙述。从这个层面来说,人类需要厘清事物之间的关系,将独特而分散的元素聚零为整,发挥整体大于局部的效果,而花纹图案正好满足了人类的这种需求。

  ▲ 莫里斯将这幅他最受欢迎的作品命名为《草莓小偷》(1883)。他的乡村别墅凯尔姆斯科特庄园位于英格兰郡。庄园果菜园里的画眉鸟偷食草莓,该设计因此而得名

  然而万变不离其的是,花纹图案的重复具有规律性,强烈的韵律感让平坦的表面充满了动感活力与空间深度。

  花纹的重复可简可繁,可以是等距排列的圆点组成的网格,也可以是缜密的枝条设计,要费点功夫才梳理得出形态各异的元素。图纹的前景与背景交相辉映,布局之繁杂宛如一场舞蹈盛宴。

  它本身是方法,也是目的。从可延展的潮湿黏土表面留下的痕迹可以推断出曾用工具压过,同样地,用橡皮筋或绳子作为防染工具形成了彩色同心环的图案,可以推断出运用了扎染工艺,编织的方法也可判断出某些几何设计的出处。

  ▲ 《千鸟格 》( 2015),保罗· 史密斯。保罗· 史密斯为马哈拉姆设计的装饰织物。千鸟格源自古老的纺织物。千鸟格的经典版本是棋盘式镶嵌图案

  工业和机械化到来以前,图案创作需要大量的劳力与时间:往往需要群体作业,经无数小时的缝纫最后制成棉被,其他印花、梭织或刺绣的纺织品也是如此,最精美绝伦的纺织品往往价格不菲。

  随着机械化的到来,壁纸与纺织品的制造速度加快,数量猛增。这些进步帮助打开了市场,降低了价格,使得产品进入更多百姓家。

  ▲ 《茛苕 》(1875 ),威廉· 莫里斯,当年十分流行的图案,柔和的渐变色是使用30块单独的印花模板制成的

  说到古往今来最具代表性的图案设计师,莫过于英国的纺织品设计师威廉·莫里斯,他也是诗人、小说家、翻译和社会主义活动家。

  1896年莫里斯离世之后,他的很多图案设计历经百年沧桑沿用至今,可谓是最家喻户晓的图案设计大师。

  ▲ 雏菊是莫里斯最喜爱的图案之一,莫里斯公司出品了它的刺绣和印花版本。这幅壁纸畅销50年之久

  莫里斯化自然为设计,从不刻意追求立体写实,而是忠于平面设计,总能将前景与背景巧妙搭配,令画面神采如生。

  对现代人来说,莫里斯的图案设计或许繁复细密,甚至让人眼花缭乱,但他在很多方面都善于化繁为简。

  真实地表现结构与材料是工艺美术运动的基础。莫里斯有一黄金:“不要在家里摆何不实用又不美观的东西。”这样说并不是反对装饰,而是呼吁装饰要运用得当。

  ▲ 《萱草》(1897),沃尔特· 克兰。克兰是著名的艺术家和儿童读物插画家,他也设计了很多工艺美术运动风格的壁纸

  莫里斯于英国工厂产品的粗制滥造,有意识地批量生产而手工制作,因而他的作品也价格不菲。

  同样,他也19世纪中叶面世的刺眼的苯胺染料。他使用更为柔软、褪色更和谐一体的传统植物染料。因此,他研究古老的草药,用不同的配方做实验。

  ▲ 《矢车菊》(1892),威廉· 莫里斯。这幅手工雕版印刷的壁纸图案,正是莫里斯认为适合平面造型的图案

  20世纪20年代,英国设计师菲利斯·巴伦与多萝西·拉彻莫里斯的脚步,重新将雕版印刷与植物染料的传统发扬光大。

  很多建筑师也踏入图案设计的领域。在建筑工作机会稀缺的时期,对于像沃伊齐和查尔斯·伦尼·麦金托什这样的英国建筑师来说,纺织品和壁纸设计成为他们重要的收入来源。

  图案设计也是艺术家营生的重要副业。法国画家拉乌尔·杜菲设计了许多礼服和装饰织物,他常与法国里昂的丝绸制造商比安基尼费里耶公司合作。出生于乌克兰的艺术家索尼娅·德劳内为自己的革新型服装设计面料。

  ▲ 法国艺术家拉乌尔· 杜菲以其野兽派风格油画著称,他的画作轮廓鲜明,色彩明艳,主题积极生动。图为杜菲为法国丝绸制造商比安基尼费里耶公司设计的亚麻装饰织物,木版印刷

  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英国,得益于丝网印刷,大胆新锐的设计得以少量印刷,为艺术家们开展副业起到了促进作用。

  战后的一位丝网印刷大师是捷克出生的兹卡·阿谢尔。他与妻子丽达与当时一流的艺术家强强联手,亨利·马蒂斯、亨利·摩尔、本·尼科尔森和费利克斯·托波尔斯基等设计服装面料和装饰织物图案,为大众打造穿得起、用得上的艺术。

  女性一向以缝纫、印花织物和刺绣见长,她们的图案设计成就也不容小觑,可在其他创意领域,女性总是被拒之门外。

  ▲ 冈塔· 斯托尔茨是建立于1919 年的设计学院包豪斯的领军人物。在斯托尔茨的重大贡献下,编织成为一门现代设计学科。她是首位获得师傅资格的女性,并且帮助其他纺织品女艺术家施展才华。图为斯托尔茨在1928年设计的挂毯

  战后时期,设计师吕西安娜·戴、芭芭拉·布朗、迈娅·伊索拉、雪莉·克雷文,还有苏珊·科利尔和莎拉·坎贝尔姐妹等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18世纪的室内装饰尽管也存在繁复华丽的风格,但普遍有更轻更简的趋势,反观19世纪中后期,图案铺天盖地地出现在各种表面上。

  ▲ 美国的图案设计师贾斯蒂玛出版了一系列图案方面的书籍。这一尺幅巨大的三色堇图案是20世纪60年代典型的超大尺寸设计风格

  在室内装饰中运用图案是出于审美考量,而非教原因(对某些团体而言是出于教原因)或是经济困难,这是与现代运动的兴起相关的。

  捷克现代主义建筑师阿道夫·斯1913年的著作《装饰与》(Ornament and Crime),影响了大批后世的建筑家和设计师,他们急于摆脱上一代纷繁琐细的风格,转身拥抱机器时代的简约功能主义。少即是多。

  20世纪末时,这股风潮卷土重来,极简主义蔚然成风,用家具公司宜家广告语里的俗话来说:“扔掉印花棉布。”一时间,花纹图案似乎过时了,是要绕道而行的。

  然而花纹图案离开家居装饰的时间并不长,也始终没有退出服装设计的舞台。图案再次盛行时,恰逢20世纪中期的现代主义风格悄然兴起。

  ▲ 迈娅· 伊索拉为的时尚家居装潢公司玛莉美歌设计的“罂粟”(1964)。明亮的色彩、大尺寸重复印花及简约的图形是其设计的鲜明符号。“罂粟”一经面世便大获成功,成为波普时代象征着青春与乐观的标志性图案

  可以说,20世纪图案设计的丰收期是在“二战”刚结束后的那些年,尤其是在美国、英国和斯堪的纳维亚。

  像凯丝·基德斯顿和奥兰·凯利这样的设计师不仅将图案设计应用于服装、壁纸和装饰织物,还用在各式各样的产品上,从尿布垫到苹果手机壳无所不包。

  ▲ 奥兰· 凯利的招牌“茎”设计是21世纪辨识度最高的图案之一,有多种版本,出现在各式各样的产品上

  花纹图案层出不穷,难以尽数,天下没有一本书可以囊括古往今来的所有花纹图案。尽管如此,本书涵盖了逾1500幅花纹图案,奉上一场隆重的视觉盛宴。

  尽管本书也包含了一些瓷砖图案,但以装饰织物和服装面料图案为主,还有壁纸,这些也是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

  本书按照主题而不是时间顺序排列,这样读者可以对比18世纪的茹伊印花布设计和苏格兰设计公司胆小野兽在21世纪对这种传统设计的,或是一览盛行数百年的某种传统花纹,例如印度和波斯的腰果花设计,并了解絣织图案界各地的变化样式。

  ▲ 《少女锦缎》(2015),用于丝绒装饰织物和壁纸,缤纷虚幻,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正如胆小野兽的许多其他作品一样,这幅图案是对传统图案的,让人为之愕然。位于格拉斯哥的设计公司胆小野兽由阿利斯泰尔· 麦考利和保罗· 西蒙斯联合创办,他们的作品往往离经叛道,充满实验

  本书还介绍了重要的图案设计师和有史以来不同装饰风格的特色。花纹图案拥有的力量和让人无法的生活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