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织带产品 > > 正文
迅雷再曝宫斗戏 前CEO出局之因成谜
发表时间:2020-08-25 18:53

  的一些内幕。表示,“开掉他”这件事早有,但(小米创始人)雷军一直没有下决心,直到一个多月之前才最后拍板,于是很快就操作了。

  迅雷集团此前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已任命李金波、段晖、石鹏和罗为民为董事会,同时王川、洪峰、邹涛和刘勤等人辞任董事。公司董事会同时任命李金波为董事长兼CEO。仍是董事会。

  公开报道显示,公布之前,一帮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子突然闯进迅雷深圳总部,所有员工停止工作,并接管了公司重要部门。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相关文件得知,过去一年,迅雷股权结构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截至2019年3月31日,小米持有迅雷27.8%的股份,“雷军系”的金山软件持有11.1%的股份,为前两大股东。但截至2020年4月15日,李金波通过旗下Itui International Inc。公司持股39.8%,涌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4.5%,为新的前两大股东。

  的陈述却是,3月31日自己确实收到了要召开董事会的通知,但开会缘故是另一个版本。表示,自己是在看到新闻以后才知道“被开掉”,“我看到新闻时,董事会才把决议发给我,让我签字”,“我没有签,但签不签都一样”。颇多无奈之感。

  网心科技是迅雷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官网介绍称,这是一家专注于技术创新的共享经济云计算公司。据所述,此次被开掉的不只是他和一众高管,在这一个多月内,有近200名网心科技的员工亦被裁员。

  与此同时,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网心科技副总裁董鳕等高层亦被免职,原来迅雷董事会王川、洪锋、邹涛、刘芹等集体辞任,由李金波、段晖、石鹏、罗为民接任。记者就以上求证董鳕和迅雷方面,截至发稿时,对方尚未回复。

  一位接近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3月31日,董事会核心董事通知要召开董事会,在这场董事会,王川卸任了董事长,由李金波出任董事长。

  但近日对透露的消息是,当天其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去开董事会,也没有在决议上签字。但此举并没有影响迅雷新高层大批辞退员工。紧接着没几天,网心科技的新高管团队叫了网心科技的一位原高管前去沟通,说其涉嫌职务侵占,并明确提出不是只针对他一个人,而是针对很多人。

  让恼火的是,其“职务侵占”的原因,则是因为新管理层接管迅雷后,只接手了七家网心关联公司中的五家,而对另外两家公司拒不接收,并承认其为迅雷的关联公司。

  如今的依然难掩,记者试图联系采访对方,并未得到对方回复,但据其之前向公开,主要因近几年和创始团队产生了一些摩擦,加上大股东小米的,最终他被“出局”。

  曾是腾讯云计算业务的第一任总经理,邹胜龙和雷军都找做过几次长谈。最终在2014年底,加入迅雷任CTO。接着,他又组建了新公司网心科技。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被推举出来当CEO,是为调和迅雷老和董事会之间的矛盾。但是迅雷的老团队不服他,董事会也不愿意插手,他就是职业经理人。

  上述人士称,“这次主导事件的其实是於菲。”而在此之前,也曾向表示,他因得於菲,导致对方核心就是将其赶走。

  据了解,於菲曾担任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迅雷法务部负责人、关系负责人,也曾担任迅雷大数据公司实际控制人。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於菲在5家公司担任股东,6家公司担任高管,对9家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其中,其对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66.67%,对深圳市葆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等。

  而早在2017年,於菲控制的迅雷大数据和迅雷公司也产生过内讧。双方针对商标使用权、金融业务合规性等问题进行了多个来回的争执。

  2017年,为了收缩迅雷老业务,曾撤销迅雷大数据、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等业务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使用。而这些制约措施,冲击到了於菲控制的迅雷大数据公司。

  此后,迅雷大数据开始反击,这也影响到了迅雷的正常办公,迅雷大数据还曾经向有关部门举报玩客币圈钱。称迅雷在2017年10月发生的那次内讧,实际上就是於菲发起的,坦言自己当时得罪於菲很笨。

  经过争斗,最后双方达成共识,迅雷大数据公司管理层将回购迅雷公司在大数据公司的全部股权,并从迅雷品牌切换到摸金狗品牌开展业务。而於菲则被免去了在迅雷集团的一切职务。

  不过,亦有人士对做法表达了不同看法。该人士告诉记者,以前在谷歌和腾讯工作过,主要是做技术方面的工作,从其经历来看,当前的结果也是大概率事件。“他把他的一些技术人员的特质,比如耿直、较真的个性用在CEO这个角色上,我认为不常好的CEO。”

  雷军是迅雷的引人。曾告诉记者,当初是受到雷军的鼓舞才从腾讯云离职,加入迅雷。而现在他认为大股东小米知道了迅雷内部后面发生的摩擦,并默认了裁员一事。

  “自己猜测是於菲的创始团队和大股东小米达成了协议,毕竟创始团队并没有把国内公司真正交出去,这个算是谈判筹码。”一位接近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小米只是想规避风险,谁站在台前,其实不太重要,所以结果变成了创始团队推出的李金波接管公司。”

  据报道,迅雷创始人邹胜龙一直没有将国内迅雷实体公司的权益转让到美股上市公司董事会指定的人员身上。为了规避上市公司无法控制国内实体的风险,迅雷任命为CEO时明确要求,中资公司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要将大股权转让给董事会指定的人,这个指定的人就是王川。但直到今年4月1日,转让都没有发生。

  称其多次找邹胜龙沟通,但对方一直办理股权转让,这也成为创始团队挖的一个坑。毕竟,中概股的VIE结构存在一定风险,即实体公司执行上市公司董事会决议。如果无法在国内实体公司完成转让,风险就一直存在。这被认为是以邹胜龙为代表的迅雷原创始团队与小米方面谈判,赶走自己的筹码。

  不过,亦有业内人士认为,以上并非被赶出公司的本质原因。“你去看看这几年财据就知道了,一直不景气。”上述人士称,被赶出来是由董事会决策的,“而董事会代表了股东利益,股东是要赚钱的。”

  记者查询迅雷近年财报发现,2017年迅雷总营收为2.019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43.2%。2018年实现总收入2.32亿美元,同比增加15%;营业亏损为0.44亿美元,同比收窄18.7%。而到了2019年,其净营收1.807亿美元,同比下滑21.7%。